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停牌的安信:何以安?何以信?

理顾者 理顾者
2020-04-01 13:56 581 0 0
信托,牌照之王。

作者:晏方

来源:理顾者(ID:gh_9acd8a0ce3f1)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

——眼见他楼塌了。

十年狂奔,一日复原。

从龙头跌至垫底,安信信托就用了一年。

外界传安信信托或将迎来股权重组。然而变的是资本,不变的是那块牌照依旧少而贵。

1

3月24日,安信信托停牌,有重要事项未公告;

3月25日,安信信托再停牌,重大事项核实中;

3月26日,安信信托再停牌,重大事项核实中;

3月27日,安信信托再停牌……

(图源:安信信托)

而据财新网报道,3月24日一整天,安信信托总经理王荣武与上海市政府人士、监管人士、会计师事务所人士等多人一起开会到深夜,知情人士称“气氛紧张、形势严峻”。

似有山雨,风声传来。

加之3月24日晚,坊间传闻,某上市金融机构可能进行股权重组。结合安信动向,坊间纷纷猜测,应当就是安信信托了。

从2018年“水逆”开始,安信信托就一言难尽,业绩跳崖式“大变脸”,高管集体出走,百亿产品逾期,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面临着“退市风险警示”。

(图源:野马财经)

曾几何时,安信一度被认为信托“天选之子”。

作为全国唯二、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在A股时不时大幅领涨一番,引得市场侧目。

2014至2017年是安信信托的高光时代,净利润从10亿增长至37亿,信托圈“黑马”当之无愧。人均薪酬也曾以217万元秒杀A股,傲视金融、科技、互联网群雄,羡煞众人。

(资料来源:Wind)

2018年,安信信托踩雷印记传媒,计提中弘退减值损失,当年录得18亿亏损,“天选之子”跌落凡间,股价惨遭腰斩。

2019年,安信信托产品继续连连违约,违约金额不断攀升,兑付期一拖再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3月25日,安信信托涉诉项目已多达35宗,涉诉金额达134.96亿元。

目前,安信经监管部门同意仍可对外发行的信托产品,仅剩一款——安信安赢42号(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优先级))。

在负面消息缠身情况下,安信安赢42号并不好卖,监管要求只能卖给老客户,并且明确购买前需要知悉安信信托目前的情况。

截至3月16日,安信安赢42号个人投资者规模为6.84亿,机构投资者规模为165亿。近日来,更是有不少机构起诉,加入“追债大军”,其中就有在安信安赢42号上的资金。

投资者不愿再为“安信“破碎的信用买单,而安信信托的理财经理,想要销售也有苦说不出,为此,很多也已经成了“前销售”,过去式。

2

从黑马到白马,从行业龙头到“吊车尾”,安信信托是怎么一步步走向深渊的?

其一,激进式业务手段。

安信信托过去在规模导向之下一路狂奔,信托管理规模突飞猛进,其盈利能力更是大幅领先行业平均水平。但这都是相对的,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尤其“退潮之后”。

其二,谜一样的主动管理。

主动型业务责任多,相对的,费率也高,钱也多。安信主动管理信托规模,2013年尚且还是358.63亿,2018年已是惊人的1641.85亿元,占整体规模比例更由31%猛至70%。

然而,惊人的不止总量,逾期量也惊人。

截至2019年年末,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1500多亿元,其中500多亿元已逾期。

(资料来源:Wind)

其三,“炒股”折翼。

2015年下半年后,业务风生水起的安信信托开始投资金融资产,“炒股”力度不断加码。但其持有的股票投资,大部分都是亏的。

踩雷印纪传媒之事众所周知,踩雷退市股中弘股份更是引得市场哗然,这两笔投资,在2018年坑惨了安信,成了惊天大雷。

其四,房地产之殇。

安信实控人高天国起家于房地产,而安信信托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增长,也主要得益于高利润房地产信托,并且项目以地方性小房企为主。

但成也房地产,败也房地产。

2018年史上最严调控后,小房企充当其冲。

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安信信托投资房地产+实业的规模达到了2039亿元,占比高达88%。而对比另一家上市信托公司,陕国投,只有1010亿元,占比只有22%。

(资料来源:Wind)

其五,疑似“自融输血”。

“安赢5号”“安赢11号”“安赢15号”“安赢25号”……均违约,而它们的劣后级投资者或投资标的,均跟高天国老乡、四川达州“黑金”商人李勤有关。

市场不免心生怀疑:到底李勤是帮高天国代持,还是高天国在帮李勤输血?

其六,贯穿始终的一点。

——风控不力。

无论是规模导向,还是房地产业务过重,抑或是投资金融资产,一家信托公司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集中爆发这么多违约,根本上还是公司经营管理和风控方面出了问题。

其七,最后一根稻草。

——严监管。

金融的本质是杠杆,自2017年以来,政府人为刺破泡沫、去杠杆成了压垮金融的最后那根稻草。在社会融资规模持续下降、市场流动性偏紧中,原本裸泳的一击即碎。

更奇葩的是——

公司巨额亏损,高管薪酬却不降反升;

迟迟未告明客户,直到上交所九连问;

重重受伤后,投资人质疑的已经不仅仅是公司能力,更是其道德信用。诚如一位投资人所言,金融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信誉,一家信托公司,如果失去了“信“,又还能”托“住什么?

信仰一旦崩塌,何以安,何以信?

投资人在网上各媒体文章评论区炸开了锅。

终于,被割了一茬茬韭菜、怒火中烧的投资人忍无可忍。3月18日,一封公开信在网上传开。

240名投资人在3月5日实名联署,向银监会主席郭投诉上书,投诉安信信托违法违规坑害广大投资人的行径,投诉上海银监会在对安信信托实施监管过程中存在的严重渎职行为。

投资人已经对安信失去了信心。

他们控诉,安信信托无自救能力,更无自救诚意,引入战投不过是虚招,所谓自救不过是为最终破产做足“已竭尽全力”的铺垫。

他们不接受破产清算,请愿政府出手重组。

这封公开信,在停牌多日后再次引发热议。

再结合此前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辞职,高天国女儿出局或是重组征兆。如无意外,国资入场“救火”进行重组,已是十之八九。

3

2001年,鞍山信托资不抵债,寻求多方重组。

高天国化身“白马骑士”,以拯救者角色入场,以1.7亿元从鞍山市财政局手中受让了鞍山信托20%的股权,后公司改名为“安信信托”。

2020年,高天国成了新的风险制造者。

涉案金额不断增加,经营风险持续暴露,在经历了极其痛苦的一整年流动性危局后,安信信托又将引入外部资本,迎来股权重组。

自陷入危机以来,安信信托一直在寻求战投,综合此前多家媒体消息,备选重组方案有3个。

方案一,广州金控联合澳门等方面组成联合体收购,收购后安信或将改名为“大粤湾信托”。

而根据知情人士爆料,广州金控方面已经做完尽调,不过如若真收购,广州金控要求安信信托将注册地迁往广东,方案暂无定论。

方案二,多家上海市国企组成联合体收购,这样能够保证安信信托这块信托牌照留在上海。

方案三,安信信托或将被中国银行联合上海市国企入股,受让上海国之杰28.68亿股股权。

按照目前处置问题金融机构的思路来看,中行大概率将以“债转股子公司”——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进入,并派出管理团队接手。

三大方案博弈,外界猜测第三个概率最大。

如若重组成功,高天国将出让经营权、控股;新资本入局,原不良资产也将得到剥离、处置和盘活,管理团队优化“大换血”也将改善其业务。

对于投资者来说,确实是一条生路。

对于信托业来说,这块信托牌照还在。

与消极的破产清算相比,股权重组好比公司重生,让公司延续下去,体现的是其价值犹存。

看中的,是其价值仍有增值的可能。

1999年的“广国信”世纪大案记忆仍在,曾经的第二大信托公司破产清算历时4年后彻底落幕,历史不会忘记那一刻。如今的信托行业,或许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一家信托公司了

全国仅有68家,1/68稀缺而昂贵,为了拿到这块信托牌照,新的“白马骑士”还在艰难谈判中。

而不论安信信托新的“白马骑士”会是谁,有一点不曾改变:信托,始终是中国的牌照之王。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理顾者”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停牌的安信:何以安?何以信?

miya

理顾者

卓越理财顾问的聚合平台,有专业,有观点,有故事,有温度。

16篇

文章

5424

总阅读量

理顾者
16篇文章 5424次阅读
推荐专栏
更多>>
  • 月颜如玉
    月颜如玉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微信号: yyruyu

  • 瞭望消金
  • 财兔金融说
  • 天同诉讼圈
    天同诉讼圈

    商事诉讼的圈儿

  • 商事诉讼仲裁研究
    商事诉讼仲裁研究

    道可特陈杰律师团队主要服务于金融、不良资产、商事诉讼、新三板等领域,为多家金融机构提供大量诉讼、非诉讼法律服务。曾多年参与国家开发银行贷款项目法律评审工作 曾服务中国农业银行资产处置中心、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不良资产管理机构,尽职调查及处置多笔资产及债务重组。为天津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批量贷款诉讼清收服务。曾代理多起最高法院二审再审案件。(个人微信号:victorychj)

  • 不良资产投资观察
    不良资产投资观察

    社会不良哥,相伴同行掘金不良资产(公众号ID:biyuefinance)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