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人能否对合伙财产主张所有权?能否要求债务人直接向其清偿债务?

民商事裁判规则 民商事裁判规则
2020-10-28 18:09 288 0 0
你知道吗?

作者:唐青林、郭志伟

来源:民商事裁判规则(ID:bj18601900636)

裁判要旨

合伙人意图就其出资受损主张权利,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其无权要求其他合伙人对其承担责任;在没有退伙结算或合伙解散清算的情况下,其无权要求合伙企业向其返还出资;同时,其不是合伙债务人的债权人,亦无权要求该债务人直接对其承担责任。

案情简介

一、2013年7月,金元百利公司和吾思基金签订《合伙协议》,成立吾思十八期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吾思基金为普通合伙人,金元百利公司为有限合伙人,合伙通过中国银行以委托贷款的方式投资于丰华鸿业公司,用于宝华寺项目。

二、2013年8月13日至2013年12月13日,金元百利公司向吾思十八期实缴出资49230万元,吾思十八期与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丰华鸿业公司签订《人民币委托贷款合同》,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将49230万元转贷给丰华鸿业公司。

三、丰华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锐锋在收到上述委贷款后,将大部分资金用于支付前期经营公司的债务、李志刚(吾思基金实际控制人)的顾问费等,少部分用于中央公园项目和宝华寺项目。

四、之后,金元百利公司以委托贷款纠纷将丰华鸿业公司、吾思十八期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吾思十八期支付49230万元本金及利息,广东高院作出(2015)粤高法民二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判令丰华鸿业公司向吾思十八期偿还借款本金49230万元及利息。

五、2017年9月12日,金元百利公司起诉至云南高院,请求:1. 解除《合伙协议》;2. 吾思十八期、吾思基金和丰华鸿业共同返还金元百利公司出资款及损失。

六、云南高院认为不构成欺诈,并以出资款已成为合伙财产为由驳回金元百利公司诉请。金元百利公司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相同的理由驳回其诉请。

裁判要点

本文就本案关注的争议焦点是:吾思基金、吾思十八期和丰华鸿业公司是否需要共同向金元百利公司返还出资。金元百利公司认为有权直接向欺诈方吾思基金、丰华鸿业公司、吾思十八期主张返还出资并要求赔偿损失。而两审法院均认定金元百利公司作为合伙人无权要求同样作为合伙人的吾思基金、作为合伙债务人的丰华鸿业公司向其承担责任,在没有履行退伙程序的情况下,也没有权利要求吾思十八期承担责任。

第一,返还出资的请求应当向取得出资的合伙企业主张。有限合伙人通过出资加入合伙企业,出资即成为合伙企业的财产,执行事务合伙人享有对合伙财产的控制权,但并不享有所有权,其处置合伙财产的行为,是在行使其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权力,如同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行使其权力一样。本案中,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吾思基金没有返还出资的义务。

第二,合伙企业的债务人不是合伙人的债务人。合伙企业利用合伙人的出资与他人进行交易,这种模式就像有限公司利用股东的出资与他人进行交易一样,股东并不与公司的债务人形成交易关系,其享有的是因出资形成的股份,而合伙人享有的是合伙份额。本案中,作为合伙债务人的丰华鸿业公司不是金元百利公司的债务人,其没有向金元百利公司承担责任的义务。

第三,未经退伙结算或解散清算,合伙人无权要求合伙企业返还出资。合伙企业作为主体参与到市场交易中,使其拥有这种权能的原因是合伙财产,而保护合伙财产不被合伙人随意取回的限制是退伙结算程序和解散清算程序,虽然这两个程序主要能够厘清合伙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但不排除这对合伙财产的存续也具有一定作用。本案中,吾思十八期未经清算,金元百利公司亦未退伙结算,吾思十八期没有向金元百利公司返还出资的义务。

实务经验总结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大量办案同时还总结办案经验出版了《云亭法律实务书系》,本文摘自该书系。该书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战斗在第一线的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实践经验。该书系的选题和写作体例,均以实际发生的案例分析为主,力图从实践需要出发,为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一、合伙企业是一个市场主体,合伙人出资获得合伙份额,合伙人不得随意取回出资。《合伙企业法》第二十条明确合伙人的出资、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合伙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均为合伙企业的财产,合伙财产是合伙企业得以进行市场交易的保障。无论是有限合伙人还是普通合伙人,未经法定程序取回出资均可能构成对合伙财产的侵害,更遑论有限合伙人还要对未按约出资承担补缴出资的法定义务。规范合伙资金、资产运行,不仅是促进企业盈利的良方,也是明晰合伙人权利义务关系、损害赔偿关系的基础。

二、合伙财产受到侵害,应以合伙名义主张权利。合伙债务、合伙财产受到侵害,均要以合伙的名义进行追偿、诉讼仲裁等,合伙人不能够以自己的名义要求清偿赔偿。

三、合伙企业是一个责任承担主体,合伙企业要对合伙债务承担责任。法律要求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出资为限承担责任,这意味着合伙是合伙债务的第一顺序承担者,在合伙资不抵债时,合伙人承担第二顺序责任。在企业运营情况不佳时,保存合伙财产以备可能的债务追讨是最小化合伙人责任的方式,利用合伙作为屏障免受无限连带清偿责任存在操作的可能。

四、个人合伙也有合伙财产,合伙人不得随意取回。《民法典(草案)》“合伙合同”章明确“合伙人的出资、因合伙事务依法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财产,属于合伙财产。合伙合同终止前,合伙人不得请求分割合伙财产。”这意味着个人合伙规范运作是法律要求,切不可将合伙等同于个体工商户。

(我国并不是判例法国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导性案例,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和裁判中并无约束力。同时,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实践中,每个案例的细节千差万别,切不可将本文裁判观点直接援引。我们对不同案件裁判文书的梳理和研究,旨在为更多读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观察的视角,并不意味着我们对本文案例裁判观点的认同和支持,也不意味着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对该等裁判规则必然应当援引或参照。)

相关法律法规

《合伙企业法》

第二十条 合伙人的出资、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均为合伙企业的财产。

第二十一条 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不得请求分割合伙企业的财产;但是,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私自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合伙企业不得以此对抗善意第三人。

第五十一条 合伙人退伙,其他合伙人应当与该退伙人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退伙人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的,相应扣减其应当赔偿的数额。

退伙时有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的,待该事务了结后进行结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九百六十九条 合伙人的出资、因合伙事务依法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财产,属于合伙财产。合伙合同终止前,合伙人不得请求分割合伙财产。

法院判决

以下为该案在最高院审理阶段的“本院认为”关于此部分的论述:

首先,吾思基金不负有向金元百利公司返还出资款及利息的义务。合伙人的出资对象是合伙而非其他合伙人,因此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对象是合伙企业吾思十八期而非另一合伙人吾思基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二十条“合伙人的出资、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均为合伙企业的财产”的规定,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构成合伙企业吾思十八期的财产,吾思基金并未取得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款。尽管吾思基金作为普通合伙人曾实际占有并控制合伙企业的财产,但从性质上看其是以合伙事务执行人的身份代表合伙企业占有和控制合伙资产的,而且吾思基金作为合伙事务的执行人已将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款根据《合伙协议》的安排通过委托贷款借给了丰华鸿业公司,吾思基金并未取得合伙财产的所有权。因此,金元百利公司要求吾思基金向其返还出资款及利息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丰华鸿业公司也没有向金元百利公司返还出资款及利息的义务。从法律关系上看,丰华鸿业公司是合伙企业吾思十八期的债务人,而非合伙人金元百利公司的债务人。尽管丰华鸿业公司从吾思十八期取得的贷款在事实上来源于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但从法律关系上看,其取得贷款资金的依据是其与吾思十八期之间的借款合同而非金元百利公司签订的《合伙协议》,因此金元百利公司与丰华鸿业公司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而且,丰华鸿业公司与吾思十八期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已经由金元百利公司代表吾思十八期在另案中提起诉讼,生效民事判决已经判令丰华鸿业公司向吾思十八期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故金元百利公司要求丰华鸿业公司向其承担出资款及利息的返还义务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最后,吾思十八期作为金元百利公司的出资对象,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金元百利公司可以要求吾思十八期向其返还出资款。但本案中,金元百利公司关于《合伙协议》系另外一名合伙人吾思基金以欺诈的手段使其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主张并不成立。此外,金元百利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合伙企业吾思十八期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的解散事由。在合伙企业尚未解散且未完成清算的情况下,金元百利公司无权直接要求吾思十八期返还出资。因此,金元百利公司要求吾思十八期返还出资款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合伙协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最高法民终539号]

延伸阅读

裁判规则一:合伙清算是确定投资损失的前提,不能将投资金额直接视为投资损失

案例一: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何荣、许小平合伙协议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9)川民申5797号]认为:双方合伙事务无法继续进行,应当按照双方约定以及我国关于个人合伙的法律规定,对合伙期间的财产、债权、债务进行清算,如有剩余财产,双方再进行财产分割。何荣主张因许小平、何先武未经其同意,单方申请报废合伙经营的营运客车给其造成损失,应对合伙财产、债权、债务进行清算、分割后,以其因为合伙导致的实际损失为据,原判决因其以其投入的105000元出资款作为其直接经济损失不当,而双方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认定其实际损失,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案例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张怀玲合伙协议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9)川民申6310号]认为:张怀玲主张陈启桃应支付张怀玲退出合伙的资金36000元,因双方没有清算,张怀玲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双方就张怀玲退伙事宜协商达成一致,因此,张怀玲的主张无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张怀玲与陈启桃因合伙事务发生的纠纷,可待双方清算后,另行主张权利。

裁判规则二:合伙人之间的纠纷,合伙不是责任承担主体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长沙泽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合伙协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终1574号]认为:《补充协议》是兆恒公司、域圣公司与犇宝公司签订,泽洺企业并非《补充协议》的当事人。……依据该约定,在泽洺企业所投资股票未减持或变现的情形下,向犇宝公司返还投资本金及收益的义务人是兆恒公司和域圣公司,并非泽洺企业。犇宝公司主张依照该约定,泽洺企业应向其返还本金及收益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陈涵钧、厦门市翔安区龙翔居餐饮配送店退伙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8)闽民申738号]认为:本案系合伙体内部各合伙人因退伙引发的纠纷,并非系合伙体对外承担责任,当事人应是合伙体内的各合伙人,与合伙体无关。在各合伙人签订的《退股协议书》中各方对责任的承担亦是约定由合伙人罗招晖、陈璿宇承担,并非由合伙体承担。尽管龙翔居餐饮配送店在《退股协议书》中体现为甲方,但在此其仅是以合伙体的身份处理合伙体内部的退伙事宜,并非表示其同意作为责任主体承担各合伙人之间的债务。故陈涵钧主张应由合伙体龙翔居餐饮配送店共同承担返还投资款不能得到支持。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民商事裁判规则”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最高法院:合伙人能否对合伙财产主张所有权?能否要求债务人直接向其清偿债务?(裁判规则解读)|民商事裁判规则

民商事裁判规则

解读民商事法律和司法解释,关注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省高级法院权威案例,发掘民商事案件裁判规则、裁判观点以及对新颖、疑难案件的裁判倾向性意见,裨益司法实践及应用法研究。微信号: bj18601900636

351篇

文章

10万+

总阅读量

推荐专栏
更多>>
  • 中经财富
    中经财富

    《中国经营报》旗下原创文章分享者,专注投资理财,让投资变简单,让你的财富天天升值!微信公众号: zhongjingcf。

  • 观点
    观点

    观点(www.guandian.cn)向来以提供迅速、准确的房地产资讯与深度内容给房地产行业、金融资本以及专业市场而享誉业内。公众号ID:guandianweixin

  • 新流财经
    新流财经

    我们提供零售金融、金融科技、消费金融报道。我们认为,以科技手段,改造零售金融业务,将是一个持久而伟大的浪潮。公众号: xinliucaijing

  • 财经五月花
    财经五月花

    “财经五月花”由《财经》杂志金融团队创办,主要聚焦于前瞻、深度的金融制度、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报道。公众号ID:Caijing-MayFlower

  • 金融审判研究院
    金融审判研究院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21君陪你度过经济、投资里的漫长岁月。微信号: jjbd21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