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实务

浅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

浅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

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是证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常见证据。
最高院: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标的物,不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审查范畴!

最高院: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标的物,不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审查范畴!

执行异议之诉对案外人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问题进行审理,确认案外人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情况下,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对于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该执行标的,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
最高院:保证合同中同时约定“连带保证”和“差额代偿”,视为连带保证!

最高院:保证合同中同时约定“连带保证”和“差额代偿”,视为连带保证!

保证人与债权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后,双方又在协议中同时约定“贷款到期后,借款人如不能按期偿还本息,或处理抵押资产后仍不能全额偿还贷款本息,差额部分由保证人先行代偿”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的,应认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最高院:不能按期履行 & 不能履行 = 连带保证 & 一般保证 ?

最高院:不能按期履行 & 不能履行 = 连带保证 & 一般保证 ?

本案保证人承诺在债务人“不能按期履行债务”前提下承担保证责任的,与担保法第十七条所规定一般保证中的在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前提下承担保证责任情形并不一致。因此,在债权人要求本案保证人承担还款责任的,其并不享有对债权人的先诉抗辩权。
出资义务未届期而转让股权的,公司债权人能否请求原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出资义务未届期而转让股权的,公司债权人能否请求原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对于出资义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股东未缴纳出资而转让股权的,公司债权人能否请求原股东承担该责任,目前尚无法律明文规制,司法实践对此认定也存在不一致的情形。
农商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中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计算及逾期应对

农商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中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计算及逾期应对

银行的不良贷款经诉讼后,及时申请执行是常识,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在法定期间内申请执行,极为可惜。
最高院:经查实被执行人借用他人账户存款,应推进执行,名义开户人对抗不予支持!

最高院:经查实被执行人借用他人账户存款,应推进执行,名义开户人对抗不予支持!

执行异议之诉中,不能仅以案涉账户登记就认定登记人为该账户权利人,还应根据案涉账户的设立、使用及资金收支情况,认定实际权利人。在此情况下,若被执行人为实际权利人,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法院对该账户内资金强制执行。
干货:如何执行支付宝、微信等虚拟账户上的财产

干货:如何执行支付宝、微信等虚拟账户上的财产

支付宝、微信账户属于法院可执行的“其他财产权”范围,法院有权对被执行人名下的支付宝、微信账户予以查封、冻结、扣划。
最高院: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出确认对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股权享有实体权利的,应当予以审查并作出判定!

最高院: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出确认对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股权享有实体权利的,应当予以审查并作出判定!

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能在一个案件中合并审理,系审理大多数民事案件的一般性规则,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程序为特殊性规则。无论案外人是否对执行标的提出确权的诉讼请求,审查实体权利的归属和性质,都是判断能否排除执行的前提和基础,如果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应当进行审理,且一并作出裁判。
金融合同强制执行公证的相关问题探析

金融合同强制执行公证的相关问题探析

随着防范金融风险及深化金融改革的推进,金融合同办理强制执行公证、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作为重要的司法工具,具备高效、便捷的优势,深受众多金融机构的青睐,在防范金融风险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来源:律商评述 2019-06-12
论信托投资产品刚性兑付的法律规制

论信托投资产品刚性兑付的法律规制

2018年4月颁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第19条明确规定了信托公司不得进行刚性兑付,引起了社会各界对金融机构刚性兑付问题的高度关注。
来源:《法学》 2019-06-12
房地产合作开发16大法律陷阱

房地产合作开发16大法律陷阱

本文仅讨论合作双方一方提供土地使用权、另一方提供建设资金的情形。
齐精智 齐精智 2019-06-12
最高院:混合担保中,保证人承诺任何情形下都承担担保责任的,以债权人放弃物保主张免责不予支持!

最高院:混合担保中,保证人承诺任何情形下都承担担保责任的,以债权人放弃物保主张免责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当事人约定在任何情形下担保人都应当承担担保责任的,属于《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句规定的约定明确的情形,这样理解该规定的含义,符合社会上普通人的正常认知,属于常识,应无疑问。
最高院:债权人虽与保证人约定可先于物保行权,绕开物保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仍不予支持(有质疑)!

最高院:债权人虽与保证人约定可先于物保行权,绕开物保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仍不予支持(有质疑)!

混合担保中,尽管《保证合同》约定:“当债务人未履行债务时,无论债权人对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是否拥有其他担保,债权人有权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但该约定仅是关于实现保证债权的约定而非实现担保物权的约定,债权人绕开物保直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法院不予支持。
股权转让、增资、继承中何时取得股东资格?

股权转让、增资、继承中何时取得股东资格?

齐精智律师提示原始取得股东资格的时间为工商登记,即出资在公司设立时的工商登记后取得股东资格,增资在工商变更登记后取得股东资格,均不以实缴资本为标准。
齐精智 齐精智 2019-06-10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