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44 篇
文章
金融司法实务
17942 次
总阅读

金融司法实务

推送金融合规合法政策及整改方案、回复金融类敏感问题咨询

“让与担保”的合同有效,但不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

“让与担保”的合同有效,但不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

让与担保制度是担保人通过转移物的财产性权利给债权人来实现担保功能的一项制度,理论界与实务界多以“物权法定原则”、“脱法行为”、“虚伪表示”等理由认定“让与担保”合同无效,本文从担保制度的功能性、我国现有立法对“让与担保”制度的态度以及“让与担保”合同是否有效等三个方面对该问题加以讨论。
最高院:无延迟交付可解除的条款约定,虽存在多次延迟事实,但不足以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主张解除不予支持!

最高院:无延迟交付可解除的条款约定,虽存在多次延迟事实,但不足以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主张解除不予支持!

从合同约定情况看,各方对何时交付联建房产并没有特别严格的时间要求,交房时间一直处于变动中,亦未有逾期交房解除合同的约定。且2008年案涉项目主体工程已经完工,爱之泰房产公司欠付工程款及其他材料款的事实不能认定爱之泰房产公司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故虽然爱之泰公司存在迟延履行债务的行为,但尚未达到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之严重程度。为避免合同双方利益的显著失衡,不应认定永昶商贸公司和农垦机电公司有权解除合同。
从实务案例角度论述“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背后法理?

从实务案例角度论述“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背后法理?

银行工作人员收受借款人好处,对于借款人虚构数据骗取贷款的行为隐瞒不报,导致银行最终与借款人订立《借款合同》发放贷款。该《借款合同》是否有效?
借款人、银行人员各犯骗取贷款罪和违法发放贷款罪,合同是否有效

借款人、银行人员各犯骗取贷款罪和违法发放贷款罪,合同是否有效

借款人虚构财务报表或者其他手段骗取银行贷款,被判处骗取贷款罪,银行员工未尽到审查义务,被判处违法发放贷款罪,那么借款人与银行之间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否会因为“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而被判处无效呢?本文将从“意思表示”的角度,深刻剖析“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背后法理为何?
借款人犯骗取贷款罪,所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否有效?(“虚假意思”角度)

借款人犯骗取贷款罪,所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否有效?(“虚假意思”角度)

借款人虚构财务报表或者其他手段骗取银行贷款,其与银行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否有效?
银行根据《借款合同》约定提前收回贷款的理论分析

银行根据《借款合同》约定提前收回贷款的理论分析

银行提前收回贷款有两种方式:一种为直接解除《借款合同》,通过双方互为返还的法律后果来实现其提前收回贷款的目的;一种为根据事先在《借款合同》中的约定,按照合同约定宣布借款提前到期,通过加速合同履行期限,来实现收回贷款的目的。
按揭合同因购房合同解除而解除,银行所主张返还的利息如何计算?

按揭合同因购房合同解除而解除,银行所主张返还的利息如何计算?

《按揭贷款合同》因《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除而解除,银行在诉讼中往往会要求购房者与开发商共同偿还剩余借款本金及利息,对于该利息部分,如何计算?
按揭购房合同因购房合同解除,银行未提诉讼请求,法院应否判令购房者承担还款责任?

按揭购房合同因购房合同解除,银行未提诉讼请求,法院应否判令购房者承担还款责任?

《按揭贷款合同》因《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除,银行在参与诉讼中未提出诉讼请求,请求购房者与开发商共同承担还款责任,此时法院是否应当在判决中判令购房者承担还款责任?
开发商逾期交房导致《按揭借款合同》解除,购房人还应否承担还款责任?

开发商逾期交房导致《按揭借款合同》解除,购房人还应否承担还款责任?

按揭买房作为一种常见的民事法律关系,在开发商未按期交房的情形下导致《购房合同》解除,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购房者与银行之间《借款合同》也会一并解除,那么《借款合同》解除后,应当有谁来向银行偿还剩余的本金及利息呢?
问:以物抵债协议签订未履行,是否有权继续向原担保人主张责任?

问:以物抵债协议签订未履行,是否有权继续向原担保人主张责任?

以物抵债协议属于诺成性合同还是实践性合同尚存争议,但如果以物抵债协议签订后,物的所有权人未能如约履行以物抵债协议的约定交付抵债物,债权人除主张抵债人履行抵债协议之外是否有选择原债务人和担保人继续履行原债务的权利?应无争议,即:只要是在抵顶协议中没有明确合同签订即消灭原债权债务,债权人在抵债义务人未履行抵债协议后当然可以基于原债权债务及保证关系行使权利。最高院的(2016)最高法民再294号判例对此观点给予了明确。
问:倒多手转账的非直接借新还旧情形,新担保人可否主张免责?

问:倒多手转账的非直接借新还旧情形,新担保人可否主张免责?

担保法解释规定借贷双方的借贷关系是通过协议“以新贷还旧贷”的,必须如实告知新加入的担保人。借贷双方隐瞒该事实,虚构其他借款用途的构成串通骗保,新加入担保人可主张免责。
问:凭查封后的析产判决在执行异议中主张份额权利,应否支持?

问:凭查封后的析产判决在执行异议中主张份额权利,应否支持?

实务中,共有财产被执行的,其他共有人往往仅仅凭借合伙协议约定份额主张财产权利,对抗执行,但基本不会得到申请执行人的认可。此时共有财产仍应当处于被保全状态,其他共有人如希望尽快解决僵局,建议和执行机关积极沟通,主动提起析产诉讼并提出中止执行异议审查,待析产诉讼环节明确相应份额后请求解除对相应份额的执行,如此操作比较明智。
问:离婚协议取得房产但未过户,能否对抗原配偶方债权人的执行?

问:离婚协议取得房产但未过户,能否对抗原配偶方债权人的执行?

因实务中法院存在不同的理解和适用,如债权人遇到此类阻却执行案件,首先判断该债务是否存在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可能性,如果能够确认执行依据载明债务系夫妻共同债务,则可以通过诉讼确认夫妻共同债务进一步将配偶一方并入执行,实现权益。如不然,则需要搜索提交有利于自身诉求的案例,并收集对推进执行有利的直接或间接证据,争取法官的内心确信。
问:金钱质权人能否对抗其他债权人对保证金账户的强制执行?

问:金钱质权人能否对抗其他债权人对保证金账户的强制执行?

如金钱质权人未提出实现质权或者主债权不到期质权人无权提出实现质权的,质权人仅可以要求在质权金额范围内对抗扣划,但不得对抗冻结。待质权人实现质权且通过质权实现债权的数额确定的,可以主张排除冻结予以扣划受偿。
问:向被冻结账户误转的款项,能否通过执行异议取回?

问:向被冻结账户误转的款项,能否通过执行异议取回?

案外人对被冻结账户内全部或部分资金主张实体权利对抗执行,应当具备三个基本前提:1、所主张事实合法存在;2、所主张事实合理存在;3、该争议资金特定化;实务中上述三个“标准”都很难严格界定,都有很大的裁量空间。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