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民企债务违约风险的山东样本

愉见财经 愉见财经 作者:愉见财经
2020-01-06 09:33 1089 0 0
僵局与破局。

来源:愉见财经(ID:fish-finance)

对于2019年的信用债市场而言,违约已成常态。而部分地区处置效率的低下,二度挫伤投资者积极性,使得投资者对中低资质企业乃至整个地区都产生了一定的规避情绪。

如此影响之下,又加剧了整体上的企业融资难度,形成恶性循环。
 
据京东数科统计,2019年共有177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达1435.28亿元,其中有38家发行主体首次在债券市场发生违约。
 
为了扭转这个局面,岁末年初,从中央到地方都给出了清晰的政策支持和表态。

1月2日,银保监会的首场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山东银保监局局长王俊寿表示,对于已经出现风险的企业,按照风险“三问”的原则进行分类施策——即该不该救?能不能救?如何去救?

具体而言,首先要看企业的生产经营是否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等要求;第二,对于过度多元、无序扩张的企业,要求其进行自我瘦身,突出主业、剥离辅业,提高核心竞争力,减少由于多元化经营造成的资金链紧张等问题;第三,在立足企业自救的基础上,通过债委会和联合授信机制,按照法治化、市场化的原则,一企一策,让金融机构通过协商,求解对这家企业是否继续予以支持的最大公约数。

同时,山东银保监局要求,银行业不能无故抽贷、断贷、压贷或者采取单方行动,但同时,对企业无理、过度、不符合正常生产和产业发展需要的信贷需求,也要“用脚投票”。

王俊寿建议,由于很多企业是因为企业债集中到期引发的信用违约风险,进而影响到整个债务链条的稳定性,因此需要进一步完善债券风险的缓释机制,债券市场、信贷市场、货币市场、资金市场和资本市场协同,共同为实体经济提供一个立体、多元的融资体系。

1、被“互保圈”拖垮的民企

2018年下半年以来,山东大型民营企业债务违约甚至破产较为频繁,除了外部经济环境、新旧动能转换等宏观因素、以及企业自身问题之外,“担保圈”也是拖垮企业的重要原因。

去年3月,山东东营地区的胜通集团因资不抵债申请破产重整,和它一起申请破产重整的还有东辰控股。2018年东辰控股首先陷入债务危机,胜通对东辰担保10亿元,在自身经营不善的情况下,东辰的债务成了压垮胜通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外,胜通对外还有近30亿元的担保。在此之前的2018年末,东营地区龙头企业大海集团、山东金茂先后宣布破产重整。

惠誉评级分析称,山东民企普遍存在互相担保的现象,“互保圈”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他企业的债务危机会殃及到向其提供担保的企业。尤其是在东营地区,大约有20多家民企陷入了非常复杂的互保圈。当所担保企业出现问题,银行会要求向其提供担保的企业来代替偿还债务,对这些企业的流动性带来很大的冲击。而一些金融机构以及投资人出于对互保圈的担忧,选择回避对非头部企业投资,不对其提供新增贷款,进而导致部分企业出现债劵违约或是进入破产清算。

邹平地区的西王集团亦没有逃脱互保的泥潭:去年末,西王集团两笔8亿和10亿的短融违约。
 
2017年,同样位于邹平的齐星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破产时债务高达上百亿元。而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达29亿元,是其最大担保方。虽然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法院解除了西王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但仍然要按照担保金额的10%承担担保责任。
 
自此,西王集团的筹资活动现金流由正转负,投资者认可度降低——2019年9月拟公开发行6亿元债券,市场认购额仅为1.5亿元。
 
受此影响,邹平地区山东宏桥、山东三星集团等民企发行的信用债被恐慌抛售,在二级市场出现大幅下跌。
 
2014年以来,推迟、取消发行或发行失败的债券金额占当年债券发行金额的比重呈波浪上升,占比从2014年的最低点1.2%上升到2019年的17%,全省民营企业发债融资成功率明显下降。

2、风险资产如何化解? 

“风险不可怕,有风险没有发现才是最大的风险,去年一年我们通过各种预警系统,通过省、市两级债委会以及联合授信机制的建立,对可能存在的客户风险和局部的区域性风险进行早预警、早应对。”王俊寿说。 

牵头了省内几家大企业风险化解工作的农行山东省分行表示,该行主要采取以下措施化解和处置企业债务风险:

其一是分类施策管理。对于有发展前景的企业,通过组建银团贷款,加大信贷支持,助力其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对暂时困难企业,通过稳定信贷支持,创新金融产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对出现严重财务困难,但产品有市场、有一定发展前景和良好合作意愿的企业,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有序实施重组工作;对不符合国家政策、长期亏损的僵尸企业,则坚决出清。

其二是创新化解模式。对出现问题的企业,不简单抽贷、压贷,而是积极争取总行政策,配合地方政府,运用债务重组、委托经营、降息减负、平台买断和破产重整等多种模式,探索不良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以股抵债、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牵头银团贷款等方法,最大限度化解风险。2014年以来累计对631家民营企业实施了风险化解措施。

其三是实施专业化运作。2017年8月成立债委会工作办公室,实行重点客户风险化解常态化、独立化和专业化运作。2018年牵头落地华盛江泉集团有限公司金融债务重组项目,涉及银行债权超过百亿;2019年牵头省级债委会,配合管理人通过了东营大海集团司法重整方案,阻断了担保圈风险,维护了区域金融稳定。

王俊寿也表示,在稳金融、稳风险、稳预期的目标下,2019年山东省稳妥推进风险资产的化解,全年化解不良贷款近2800亿,实现了自2014年以来首次不良贷款双降,不良贷款率下降到3%以内。 

同时,失信违约惩戒制度进一步完善,坚决打击逃废债,同时推进企业强身健体,以金融稳健运行的正能量对冲各种消极和悲观情绪,强化信心比黄金更重要的预期。

3、债券违约处置“补短板”

债券市场违约已成常态化,但我国债券违约处置的市场化程度整体偏低、债券违约处置周期长、处置效率低等问题,成了挫伤投资人积极性、加大企业发债难度、影响信用债市场健康发展的痛点。 

2019的最后一天,央行就银行间债券市场到期违约债券转让有关事宜发布公告,明确到期违约债券可以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交易平台和债券托管结算机构予以转让,并由债券登记托管机构进行结算。

此前,违约债券的持有人很难找到交易对手,即使违约债券在二级市场有报价,通常也是大打折扣或有价无市。如果给投资人提供多元化的违约债券处置手段,由于各类机构的投资风险偏好不同,寻找买方不再像之前那么难,债券违约后价格的连续性也更好,违约债券转让机制将得到完善。 

12月27日,人民银行会同发展改革委、证监会起草的《关于公司信用类债券违约处置有关事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该征求意见稿明确违约处置的基本原则、强调充分发挥受托管理人和债券持有人会议制度在债券违约处置中的核心作用、明确违约处置各方的职责、加大对发行人逃废债打击力度,同时也提出要丰富市场化违约债券处置方式。

东方金诚认为,2020年政策环境利好融资条件改善,民企融资端也有望逐渐看到政策效果的释放。同时,经过近两年时间的频繁爆雷,信用债市场上风险较高、有瑕疵的主体减少,低等级信用债到期压力有所下降。 

所以,预计2020年债券违约风险整体趋缓,违约率较2019年将有所下降。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愉见财经”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愉见财经

倦了,归来。 我夜夜守在这里,陪你观金融江湖,有浪有风月。

84篇

文章

7.9万

总阅读量

推荐专栏
更多>>
  • 扒财经
    扒财经

    扒财富干货,扒足料八卦。一个长期关注财经和地产的号。关注事件、企业、人物真相,通过专业剖析、深度访谈、实地探访,深度解析和还原事实本真。

  • 债券球
    债券球

    观资本市场,看债市江湖。

  • 观点
    观点

    观点(www.guandian.cn)向来以提供迅速、准确的房地产资讯与深度内容给房地产行业、金融资本以及专业市场而享誉业内。公众号ID:guandianweixin

  • 西政资本
    西政资本

    西政资本--西政地产、金融圈校友倾心打造的地产、资本运作平台,为您提供最全面、最专业的地产、金融知识及实操干货!微信公众号ID:xizheng_ziben

  • 债券民工
    债券民工

    做债,我们是认真的

  • 涛动宏观
    涛动宏观

    居天地之间,寻江湖之远。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