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出借人能否以让与担保物排除债权人的强制执行?(附4个典型判例)!!

最高法院:出借人能否以让与担保物排除债权人的强制执行?(附4个典型判例)!!

本文以最高法院的一篇判例作为范例,对此问题予以剖析,以资读者借鉴参考。
“名人”怎么也会被强制执行?钱去哪里了?

“名人”怎么也会被强制执行?钱去哪里了?

近期微博、知乎、豆瓣等一些社交咨询媒体上都不定期的爆出相当多的新闻,作为执行团队的律师,当然最敏感的部分就是关于失信被执行人的问题,当红名人纷纷牵扯失信问题,究竟是有钱不还还是无钱可还?
汇执 汇执 2021/05/19
最高法院重大变化:一般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重大变化:一般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执行案件中案外人权利的保护问题,广受关注。本案的核心法律问题是一般不动产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最高院观点——“保单现金价值”可以作为被执行人的财产强制执行

最高院观点——“保单现金价值”可以作为被执行人的财产强制执行

对于执行案件的处理要及时关注生活的变化,及时发现新的执行思路,对于保单现金价值的关注也应当引起注意,也希望能够对“执行难”中的一角提出新的解决思路。
汇执 汇执 2021/04/17
最高法院:借名开发房地产,实际投资人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借名开发房地产,实际投资人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正是基于开发房地产的主体不仅需要资金实力,还需要专业实力。
最高法院:因限购而不具备购房资格,能否排除对所购房屋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因限购而不具备购房资格,能否排除对所购房屋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因限购而不具备购房资格,能否排除对所购房屋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发出执行通知与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可同步进行!

最高法:发出执行通知与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可同步进行!

民事诉讼法第240条规定了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时间,即接到执行申请后应当发出执行通知,并可以立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敲响法槌 敲响法槌 2021/03/21
北京二中院:当事人主张应当强制执行悔拍人两次拍卖价差的损失,执行法院未作出任何执行行为的,提出的执行异议不予受理

北京二中院:当事人主张应当强制执行悔拍人两次拍卖价差的损失,执行法院未作出任何执行行为的,提出的执行异议不予受理

提示:当事人主张应当强制执行悔拍人两次拍卖价差的损失,执行法院未作出任何执行行为的,提出的执行异议不予受理
先抵后售,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先抵后售,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先抵后售,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的强制执行?
签订房屋认购书抵债,已交付占有但未竣工验收,也可能排除强制执行

签订房屋认购书抵债,已交付占有但未竣工验收,也可能排除强制执行

焦点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的法律逻辑。
明辨律法 明辨律法 2020/12/24
最高院:符合条件的所有权保留之卖方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最高院:符合条件的所有权保留之卖方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裁判概述动产买卖中的当事人可以约定所有权保留条款,在买受人未履行支付价款或者其他义务的情况下,动产所有权属于出卖人,若无处分权人将动产转让给非善意受让人的,出卖人就该标的物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最高法:转包人提出异议后,债权人不能直接强制执行实际施工人对发包人的到期债权!

最高法:转包人提出异议后,债权人不能直接强制执行实际施工人对发包人的到期债权!

在执行债务人的到期债权时,次债务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的,申请执行人对异议部分不能申请强制执行。
敲响法槌 敲响法槌 2020/09/20
有关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收入的六大问题 附司法解释

有关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收入的六大问题 附司法解释

第二百四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扣留、提取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
胡巴控股 胡巴控股 2020/07/17
抵押权预告登记是否具有阻却法院强制执行的效力?

抵押权预告登记是否具有阻却法院强制执行的效力?

申请人公积金中心对案涉房屋进行了抵押权预告登记,在将抵押权的预告登记转为正式的抵押登记之前,必备条件是案涉房屋必须办理不动产登记并取得正式产权证。
房地产联合开发中非登记方不能排除法院强制执行

房地产联合开发中非登记方不能排除法院强制执行

房屋分配协议内容,只有依照相应程序确认后,才能产生物权效力。
齐精智 齐精智 2020/06/11
高院典型判例:保单到底能不能被强制执行?(详细答案)

高院典型判例:保单到底能不能被强制执行?(详细答案)

虽然人寿保险是以人的生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兼具人身保障和投资理财功能,但保险单本身具有储蓄性和有价性,其储蓄性和有价性体现在投保人可通过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所以,该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的责任财产,依法可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
来源:搜狐网 2020/03/24
云亭案例:不期而至的6.6亿元强制执行,如何成功阻击?

云亭案例:不期而至的6.6亿元强制执行,如何成功阻击?

案涉冻结账户为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依法应当接受监管,且只能用于项目有关的工程建设。该冻结行为违反了商品房预售资金必须用于工程建设的强制性法律规定,应予解除。
最高法院: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土地实际权利人能否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土地实际权利人能否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的强制执行?

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中,双方协议约定项目所有收益归实际出资一方所有,但土地使用权仍登记在另一方名义下的,实际出资的一方为土地使用权人的实际权利人,未出资的一方仅为名义权利人。该实际权利人有权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人的执行。
最高法院: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对房屋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对房屋强制执行?

基于对正当买受人合法权利的特别保护之目的而设置的特别规则,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对债权平等原则和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突破,故一般而言,该种情形下的买受人对于所买受不动产的民事权益并不能够排除申请执行人基于在先成立的抵押权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判决确认承包人对房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买受人还能否请求排除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判决确认承包人对房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买受人还能否请求排除强制执行?

围内房屋强制执行的,不属于对执行依据提异议。买受人对执行异议裁定不服的,有权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注意了!最高法院:即使股权代持合法有效,也不影响债权人对被代持股权的强制执行

注意了!最高法院:即使股权代持合法有效,也不影响债权人对被代持股权的强制执行

《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所称的第三人,并不限缩于与显名股东存在股权交易关系的债权人,名义股东的非基于股权处分的债权人应属于法律保护的“第三人”范畴,该债权人的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应受到法律的优先保护。
最高法院:商品房预售资金账户能否被强制执行?(18类不得执行的账户资金汇总)

最高法院:商品房预售资金账户能否被强制执行?(18类不得执行的账户资金汇总)

商品房预售资金应用于工程施工建设以支付工程款,其他债权人申请自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中执行工程进度款的请求,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院:对强制执行分配方案有异议时,到底应如何维权救济?(详细)

最高院:对强制执行分配方案有异议时,到底应如何维权救济?(详细)

执行分配方案作出后,债权人对分配方案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分配方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其他债权人对该异议提出反对意见的,异议人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以提出反对意见的债权人为被告,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