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抵押预告登记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抵押预告登记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公积金中心以其对案涉房屋办理了抵押权预告登记为由要求排除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没有法律依据。
有答案了!最高法院:承租人能否以租赁权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措施?

有答案了!最高法院:承租人能否以租赁权对抗法院的强制执行措施?

若查封措施不会产生移交租赁物的现实风险,无论是否有在先的租赁权,承租人均不能阻止人民法院的查封措施。
“借名买房”的借名人对于房屋的权利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借名买房”的借名人对于房屋的权利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后康健因借款合同纠纷,案涉房屋被金洲公司申请予以强制执行。
刘韬 刘韬 2021/09/30
这是一场有进无退的豪赌!

这是一场有进无退的豪赌!

现在违约刚刚开始,驴火省内部还没有对花下开心集团进行定性。
以房抵债未过户,房屋受让人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以房抵债未过户,房屋受让人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以房抵债协议不同于商品房买卖合同,抵债房屋受让人不享有物权期待权,其权益不足以阻却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买受人未及时办理预告登记、网签或备案,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买受人未及时办理预告登记、网签或备案,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预告登记并非买受人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网签、备案系房屋行政主管部门为规范商品房销售行为对房地产开发企业提出的管理性要求,买受人未申请办理预告登记、网签或备案与所购不动产未办理权属转移登记并无必然联系,不存在过错。
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未提异议,次债务人还能提执行异议吗?

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未提异议,次债务人还能提执行异议吗?

执行法院在向第三人送达履行通知后,第三人若在15日内提出异议,执行法院就不能对第三人强制执行;第三人若在15日内未提异议,却又不履行的,执行法院有权裁定对其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房产先查封后出租,承租人能否以租赁权对抗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房产先查封后出租,承租人能否以租赁权对抗强制执行?

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就已经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所作的转移、设定权利负担或者其他有碍执行的行为,不得对抗申请执行人。
最高法院:错误汇款人能否要求排除对错误汇款资金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错误汇款人能否要求排除对错误汇款资金的强制执行?

判决生效后,民生银行沈阳分行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金港公司的财产。
法拍房被案外人占有,如何救济?

法拍房被案外人占有,如何救济?

法拍房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亡羊补牢不如防范风险。
债权文书经强制执行公证后,能否向法院提起诉讼?

债权文书经强制执行公证后,能否向法院提起诉讼?

笔者根据本团队代理的某资产管理公司起诉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并结合相关司法判例,对“债权文书强制执行公证后,能否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分析探讨。
明辨律法 明辨律法 2021/07/09
最高法院:承包人能否基于优先受偿权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承包人能否基于优先受偿权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

那么,在法院执行建设工程时,承包人能否基于这种较为优先的权利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呢?
全面!最高法院关于土地使用权排除执行的16个裁判规则

全面!最高法院关于土地使用权排除执行的16个裁判规则

全面!最高法院关于土地使用权排除执行的16个裁判规则
公证债权文书案件的执行依据

公证债权文书案件的执行依据

执行依据又称“执行文书”。当事人申请执行或法院依职权采取执行措施的根据,即法院据以执行的法律文书。
汇执 汇执 2021/07/02
最高法院:房屋尚未进行初始登记,能否因实际占有、使用主张所有权,进而排除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房屋尚未进行初始登记,能否因实际占有、使用主张所有权,进而排除强制执行??

实际占有、使用未做产权登记的房屋的案外人,如不能证明其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或其他足以排除执行的权利,则即便被执行人明确认可该案外人的权利,法院仍不会支持其请求中止执行的诉情。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