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23 篇
文章
西泽研究院
6057 次
总阅读

西泽研究院

西泽研究院属西泽资本(Atlantis)旗下的公共研究机构,由赵建教授领衔,旨在打造经济金融业的研究者和思想家联盟,是致力于新时代经济金融领域深度研究、专业洞察、内容生产及传播,认知提升及应用的新型研究机构。微信号: wendao-thinkers

赵建:地方放权与中美和谈——决定中国经济走向的两大变量正在发生变化

赵建:地方放权与中美和谈——决定中国经济走向的两大变量正在发生变化

最近几天,有两个主导中国经济走向的变量正在同时发生边际上的变化:一个是中央对地方财权的再平衡,另一个是中美之间看上去又要走向暂时的缓和。
货币理论的演变与金融创新的“中国范式”

货币理论的演变与金融创新的“中国范式”

本文根据西泽研究院9月内部交流分享会整理,有增改;主讲人:招商局集团金晶。主要参与人: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蓝石投资研究总监赵博文,北京科技大学杨志明。整理人,西泽研究院研究员王嫄。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一场“空中换引擎”的危险游戏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一场“空中换引擎”的危险游戏

除了对经济的拉动效应,中国货币、信贷和财政政策的实施,也需要房地产来传导和支撑。房地产的“波粒二重性”体现在需求侧的”消费+投资“双重属性,政策面的“信用+财政”双重属性。
赵建:当只剩下房地产对利率敏感的时候,该不该降息?

赵建:当只剩下房地产对利率敏感的时候,该不该降息?

当前的民企和小微企业,面临的已经不是利率高低的问题,而是信贷可得性的问题。做过小微企业金融的人应该都知道,民企和小微对信贷的要求往往“短、急、小”。不像国企和平台,有足够的冗余资金。民企小微的老板们都精打细算,都是自己的钱,都要用在刀刃上,资金链都是紧绷着。这是个常识。
词汇污染、文字通胀与语言腐败——宏观政策的语义学反思

词汇污染、文字通胀与语言腐败——宏观政策的语义学反思

高质量发展,要求高质量的政策决策和宏观管理机制,防止陷入“文牍空转”和“一刀切”的两个极端,或者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现在的经济金融政策界存在着某些奇怪的“语言学现象”,一个词几乎用不了几年,就被“污染”成非中性的贬义词,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文字材料的“黑名单”。而在另外一些领域,每年下发大量的治理文件,但落实效果甚微,出现“文字通胀”和“话语泡沫”的问题,消耗着政策的权威和信用。
赵建:中国经济的“安全边际”还有多大?

赵建:中国经济的“安全边际”还有多大?

去年12月份我们写了一篇展望今年的宏观报告《拐点的临近》(可以联系小编索要完整版),报告中就较为担心今年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即全球经济衰退并可能伴随一场金融危机的出现。
信用违约、风险差异化和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信用违约、风险差异化和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我国企业债券评级偏高,与政府的隐性担保不无关系。虽然2014年后,我国企业债券的违约率大幅上升,但纵观全球,其绝对值仍然较低。本质上讲,低违约率并非因我国企业债券质量优良,而是其违约历史短暂、信用利差分化程度低所导致的。本刊认为,信用利差不失为一个更好的度量信贷风险的方法。
银行业变革并非“一厢情愿”,还需“天时地利人和” ——从另类视角透视银行业变革的现状和方向

银行业变革并非“一厢情愿”,还需“天时地利人和” ——从另类视角透视银行业变革的现状和方向

理解中国银行业的转型路径并不困难。早期的转型正是从剥离不良资产开始的,随后开启了密集上市和扩张的时代,银行业突飞猛进,累计达到了上千家法人银行机构,涵盖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等等,银行业的创新并不滞后,相反,可能更加超前和激进。转型的驱动到底是源于竞争压力和外部环境的倒逼,抑或是内部管理引发的组织危机,或者兼而有之,区分银行业变革的真实动因比转型更为重要。
人民币破7:一念放下,地动山摇,还是天高水阔

人民币破7:一念放下,地动山摇,还是天高水阔

宏观账户更多的是心理账户。7和6.99的区别,就像超市里的商品牌价,总是喜欢.99,而不是.01。汇率7,是多少年的执念,现在放下,难免一阵地动山摇,之后便是风轻云淡、天高水阔。放下了就放下了,多空一念间。
赵建:美联储看到了什么?从“鸽派加息”到“鹰派降息”的诡异逻辑

赵建:美联储看到了什么?从“鸽派加息”到“鹰派降息”的诡异逻辑

没有任何悬念,在市场预期已经打满的情况下,美联储乖乖的按时按量降息。唯一一点保持“央行独立性”和鹰派面子的是鲍威尔的讲话。“当前降息并不意味着未来降息,并不意味着启动降息通道”的说法,就像失去节操的人为自己的牌坊做软弱无力的辩解。鹰派的强硬形象,也只能用语言来表达和对冲。
等待和希望——四个微妙信号看中央政治局会议

等待和希望——四个微妙信号看中央政治局会议

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分析师们照例在有限的篇幅里寻找边际改变的信号。这样高规格的会议,词汇和语句库本身有限,要找到拐点性的信息着实不易。有心的研究人员或许能找到一阶甚至二阶的变化,这就有点“知几其神乎”的感觉了。但大部分人停留在语义学的表层,离维特根斯坦还很远。
逃不开的货币战争?

逃不开的货币战争?

本文作为前沿意见系列文章,发表于2019年7月18日,作者DesmondLachman,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常驻研究员,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政策制定和评估部门副主任、所罗门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新兴市场首席经济策略师。
【戏说杂评】性、谎言与权力:学术圈的爱情经济学

【戏说杂评】性、谎言与权力:学术圈的爱情经济学

热炒的复旦女博士劈腿多个男同学与利用爱情换取五篇SCI论文事件,不禁让人联想到在一个男多女少的荒岛上,关于福柯的“性、谎言和权力”的社会学问题。
对话文一教授:后工业化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对话文一教授:后工业化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如果说前工业化时代的国家能力是计划和大一统下的举国体制,工业化时代是新威权主义与激发基层活力的市场体制结合,那么后工业化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家能力?
赵建:沙堆模型与金融危机

赵建:沙堆模型与金融危机

沙堆模型描述的是,随着沙子的不断累积,沙堆会抵达到一种临界状态,这个状态下沙堆中的所有沙子会变成一个联系紧密、休戚与共、一体化的自组织(突变为复杂系统),其中任何一个沙子的变化或者沙子数目的增减,都可能引起整个沙堆的巨大变化。这个变动有的是局部的,有的则是整个沙堆系统性的坍塌。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