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30 篇
文章
西泽研究院
9141 次
总阅读

西泽研究院

西泽研究院属西泽资本(Atlantis)旗下的公共研究机构,由赵建教授领衔,旨在打造经济金融业的研究者和思想家联盟,是致力于新时代经济金融领域深度研究、专业洞察、内容生产及传播,认知提升及应用的新型研究机构。微信号: wendao-thinkers

大象起舞:银行业分化、竞争趋同与加速转型(长文)

大象起舞:银行业分化、竞争趋同与加速转型(长文)

银行业的转型压力与动力并存,这种转型需要观念、模式、技术、机制等协同推进,单纯依靠某个板块、某个条线的转型难以扭转整个困境。
帝国的獠牙:规则较量与美国的“长臂管辖” ——读《隐秘战争》有感

帝国的獠牙:规则较量与美国的“长臂管辖” ——读《隐秘战争》有感

国际政治权力的博弈并非只有硬实力,包括我们熟知的军事、政治和外交等,这些显而易见的权力斗争早已司空见惯,并且成为以美国为首的霸权国家维持自身领导权和世界秩序的核心能力。
赵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的是什么?

赵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的是什么?

十九大四中全会的主题是国家治理现代化。根据发展经济学理论,从准备起飞到起飞,再到大众消费和成熟社会,伴随的不仅是经济增长模式的变迁,还需要国家和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变。国家治理现代化,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历史赋予的时代命题。
微观视角:新LPR引导商业银行管理的深刻变革

微观视角:新LPR引导商业银行管理的深刻变革

2015年10月利率市场化的大门被开启,存贷款利率在管制基准的基础上实现了形式上的放开。时隔四年,2019年8月新的LPR形成机制公布,建立了市场利率向商业银行贷款利率的市场传导驱动。对商业银行而言,不仅仅是贷款利率将面临的下行趋势,更深远的是——风险和收益匹配的要求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管理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
赵建:央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赵建:央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很多人对全球降息大潮下中国央行迟迟不行动表示不解,其实感觉央妈乃至整个高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在房地产和世界工厂之间,在对内降息和对外贬值之间,做出新的选择。
周期性下坠与结构性救赎——与危机赛跑的“后增长时代”

周期性下坠与结构性救赎——与危机赛跑的“后增长时代”

三季度GDP增速降至6%关口,同时CPI兵临3%城下,汇率7已经失守,赤字率3大概率难以自保,广义货币增速也在8的边缘徘徊,外储3万亿也并不牢固.....
赵建:周期性下坠与结构性救赎——与危机赛跑的“后增长时代”

赵建:周期性下坠与结构性救赎——与危机赛跑的“后增长时代”

三季度GDP增速降至6%关口,同时CPI兵临3%城下,汇率7已经失守,赤字率3大概率难以自保,广义货币增速也在8的边缘徘徊,外储3万亿也并不牢固......一切变量似乎都在向新的临界点靠近。
赵建:地方放权与中美和谈——决定中国经济走向的两大变量正在发生变化

赵建:地方放权与中美和谈——决定中国经济走向的两大变量正在发生变化

最近几天,有两个主导中国经济走向的变量正在同时发生边际上的变化:一个是中央对地方财权的再平衡,另一个是中美之间看上去又要走向暂时的缓和。
货币理论的演变与金融创新的“中国范式”

货币理论的演变与金融创新的“中国范式”

本文根据西泽研究院9月内部交流分享会整理,有增改;主讲人:招商局集团金晶。主要参与人: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蓝石投资研究总监赵博文,北京科技大学杨志明。整理人,西泽研究院研究员王嫄。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一场“空中换引擎”的危险游戏

赵建:去房地产化与经济软着陆——一场“空中换引擎”的危险游戏

除了对经济的拉动效应,中国货币、信贷和财政政策的实施,也需要房地产来传导和支撑。房地产的“波粒二重性”体现在需求侧的”消费+投资“双重属性,政策面的“信用+财政”双重属性。
赵建:当只剩下房地产对利率敏感的时候,该不该降息?

赵建:当只剩下房地产对利率敏感的时候,该不该降息?

当前的民企和小微企业,面临的已经不是利率高低的问题,而是信贷可得性的问题。做过小微企业金融的人应该都知道,民企和小微对信贷的要求往往“短、急、小”。不像国企和平台,有足够的冗余资金。民企小微的老板们都精打细算,都是自己的钱,都要用在刀刃上,资金链都是紧绷着。这是个常识。
词汇污染、文字通胀与语言腐败——宏观政策的语义学反思

词汇污染、文字通胀与语言腐败——宏观政策的语义学反思

高质量发展,要求高质量的政策决策和宏观管理机制,防止陷入“文牍空转”和“一刀切”的两个极端,或者不作为,或者乱作为。现在的经济金融政策界存在着某些奇怪的“语言学现象”,一个词几乎用不了几年,就被“污染”成非中性的贬义词,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文字材料的“黑名单”。而在另外一些领域,每年下发大量的治理文件,但落实效果甚微,出现“文字通胀”和“话语泡沫”的问题,消耗着政策的权威和信用。
赵建:中国经济的“安全边际”还有多大?

赵建:中国经济的“安全边际”还有多大?

去年12月份我们写了一篇展望今年的宏观报告《拐点的临近》(可以联系小编索要完整版),报告中就较为担心今年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即全球经济衰退并可能伴随一场金融危机的出现。
信用违约、风险差异化和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信用违约、风险差异化和债券市场的健康发展

我国企业债券评级偏高,与政府的隐性担保不无关系。虽然2014年后,我国企业债券的违约率大幅上升,但纵观全球,其绝对值仍然较低。本质上讲,低违约率并非因我国企业债券质量优良,而是其违约历史短暂、信用利差分化程度低所导致的。本刊认为,信用利差不失为一个更好的度量信贷风险的方法。
银行业变革并非“一厢情愿”,还需“天时地利人和” ——从另类视角透视银行业变革的现状和方向

银行业变革并非“一厢情愿”,还需“天时地利人和” ——从另类视角透视银行业变革的现状和方向

理解中国银行业的转型路径并不困难。早期的转型正是从剥离不良资产开始的,随后开启了密集上市和扩张的时代,银行业突飞猛进,累计达到了上千家法人银行机构,涵盖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等等,银行业的创新并不滞后,相反,可能更加超前和激进。转型的驱动到底是源于竞争压力和外部环境的倒逼,抑或是内部管理引发的组织危机,或者兼而有之,区分银行业变革的真实动因比转型更为重要。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客服联系
我们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