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界 | 全球不良资产信息服务

李二狗城投催收记(3)

文/政信三公子 2019-01-04 17:33 来源:政信三公子 #人物

6.jpg

往期回顾: 

李二狗城投催收记(1)

李二狗城投催收记(2)

第七章 二狗飞武汉 三猪首出场

李二狗痛心疾首的对吴胜利说:“胜利啊,李二狗催收记2,写得不咸不淡的,不带劲啊。完全不像你的真实水平,你就这么回报热心读者啊?”

吴胜利心虚的回道:“这不是大老板也看吗?大老板朋友圈里那都是漫天神佛,拔根毛比我腿粗,要和谐,不敢造次啊。”

 “天天苦口婆心的教育你,我都觉得无趣。出名要趁早知道吗?过把瘾就死。咱们业务都这么艰难了,不如燃烧下自己,为同行点亮一片天空,璀璨过,人生也不留遗憾呀”,李二狗捂着胸口,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劲。

吴胜利有点憋不住了,不服气的辩解:“二狗哥,不带你这样的。你们这群油腻中年人有车有房有妞有钱,啥也不缺,天天拿我们苦逼90后开刷,于心何忍呐?”

李二狗突然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胜利啊,别介意。这不是利息收上来了,回公司也没啥急事,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

吴胜利盯着李二狗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二狗哥,您真幽默。刚才我接电话听了个段子,也给您说说哈。来电话的是孟节城投财务的小赵,他说,咱们回来第二天,周五,孟节城投总经理李大牛因化债不力被撸了,财政王局长因违规担保被强制休假了。”

李二狗听完,面无表情,完全超出了吴胜利的预料,难道吓傻了?

沉思良久,只听李二狗说:“胜利,春节前是城投和政府资金最紧张的时候。咱们总共给孟节城投放款了7亿,其中本周五要还2亿,下周五要还5亿。虽说非常时刻用非常手段,但这已经不是孟节城投和孟节市愿不愿意还的问题,而是他们确实没钱了啊。”

吴胜利一副安啦安啦的表情:“二狗哥,财政部不是提前下发了1.335万亿的中央对地方均衡性转移支付嘛,而且又下达了1.39万亿2019地方债新增限额,还不够吗?”

“胜利啊,你还记不记得新月河治理项目?”

“记得啊,那可是在全国都很知名的环保项目,就是实际效果不太理想。好不容易治好了,但是上游的造纸厂皮革厂化工厂等,是本市乃至隔壁市几家沿河区县的生计所系,不好协调,都在继续排污。没多久,新月河又臭了。后来跨区域统筹协调,终于把上游这些污染源给关闭了,但又赶上这两年经济震荡调整,市财政资金紧张,拿不出太多钱,只能一段一段治理。哪段市民反映激烈,就先治理哪段。治完这段,那段又臭了。最后一合计,前前后后投入的钱,是毕其功于一役,进行集中全面治理所花费成本的好几倍。”

“所以啊,胜利,城投的问题,是系统的问题,地方政府、城投公司、施工单位、金融机构、地产公司乃至监管政策和历史遗留等原因,共同造成了城投现在的问题。系统问题就要系统解决,现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能逼着各方以邻为壑,优先自保啊!别看现在风平浪静,水底早已暗潮涌动,随时就要海啸。”李二狗郁闷的分析道。

“至于你说的1.335万亿转移支付,这钱是救命的,保最基本的民生和运转的。你看财政部的文件是怎么说的?省对下均衡性转移支付分配应首先考虑调整工资等增支因素。基层财政部门要将上级下达的均衡性转移支付资金,重点用于调整工资、保障基本公共服务等支出需求,积极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胜利啊,你看看这个通知,哪句话说,这1.235万亿要用来还款了?为什么提前下达这笔钱?说明某些基层政府,临近年底,连保证基层政府最基本运转的钱都不够了,物价又在涨,房价又虚高,基层公务员苦啊,不能让同志们流汗又流泪啊。

还有你说的1.39万亿2019年地方债新增限额,那也是2019年1季度的事了,远水不解近渴呀。当然,宏观层面还是整理稳定良好的,毕竟因为财权事权不匹配,只是某些基层政府缺钱,省政府和中央政府,可以加杠杆的余地还很大,所以现在政策上也在积极进行结构性调整,领导们又频频发声,从更高层面督促一行两会四大行等机构协作联动,一切都在往良性方向发展,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可问题恰恰也是时间,春节将近,会不会有城投,倒在了黎明之前呢?”

吴胜利听过也有些纠结,又问道:“为什么不早解决呢?偏偏拖到现在才解决?大家都说,要在经济好的时候去杠杆,而不是在经济差的时候去杠杆,事情很对,但时机选的不对啊。”

李二狗拍了下额头:“胜利啊,咱们搞业务的,要学会换位思考。像咱们催收,有少数同业是不理解的,认为咱们危言耸听。为什么呢?少数同业还停留在依托牌照红利,躺着赚钱的意识中。项目都是中介推荐的,尽调和签合同也由中介和律师代劳。交易对手还不上钱了,就发发公告,然后等。还不还,再发公告,再等。但咱们不一样,咱们都是半道出家的,责任心比较重,忧患意识也足,几篇催收记,也不能道尽咱们幕后工作的十之一二啊。至于为什么拖到现在才解决?因为咱们国家的政策层太辛苦,对自己太苛刻,真是太了不起了。

你别笑,听我说完,你就笑不出来了。海外政府,比如欧猪,就只盯通胀。川普算有作为了,也就在通胀之后又增加了就业和经济增长率这两个指标。但是咱们国家呢,提出了六稳,分别是稳就业、稳外贸、稳投资、稳金融、稳外资、稳预期。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政策层为了国家的复兴和人民的幸福,把自己放到了火上烤。我们的基础和欧美国家比还差很多,开拓比守成难多了,筚路蓝缕又殚精竭虑。就算咱们干金融的很难,但也要充分理解政策层,人家比咱们难百倍千倍万倍啊。人家都在积极进取,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咱们这些金融狗,还抱怨什么呢?当然是共克时艰啊!”

 吴胜利一脸我不信的神情:“二狗哥,这居然是你说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二狗一拳就捅到了吴胜利胸口:“胜利,现在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行情好的时候,适度吃喝玩乐都没什么,那是共享改革伟大成果。但现在,形势严峻,到了金融报国的时候了,咱们虽然能力微小,但也要有基本的担当。”

“好!说的太好了!”郑三猪正在旁边百无聊赖的刷微信朋友圈,听到李二狗这番话,感觉精神振奋,不由得喊了出来。

李二狗赞赏的看了郑三猪一眼:“三猪啊,我就知道,你是最懂我的。孟节城投项目总共7亿,本周五要还2亿,下周五要还5亿。明天一早,帮帮忙,你和胜利先过去,摸摸情况。我要去武汉一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在武汉办完事,我再从武汉直飞孟节。”

“嗨!自家兄弟,客气啥。当年那事,不还是你帮我平的。我现在就联系行政部门小美女给订票”。

第八章  三猪留后手,九爷解迷津

聊完天的当晚,京城某不知名胡同,热气氤氲的小平房,郑三猪正陪着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人。

“这是咱四九城最好吃的铜锅了,您心系百姓,每次回京城都来去匆匆的,我也不便打扰。今天晚上,我可要陪您喝两盅啊”,郑三猪开心的说道,声线都带着喜悦。

“三猪啊,最近在干什么?”,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关切的问道。

郑三猪吐出含着的吸管,放下北冰洋,回道:“嗨!宏观经济处于震荡调整期,金融在各行业里最敏感,喜踩首雷了呗。”

不怒自威的中年人被勾起了兴致,“说说看,什么雷?”

“没啥,就是孟节城投,没钱还了。我们又是募集资金,投资人开始私下建群集结了,一旦失控,无论对孟节市对公司还是对行业,都会产生无法预计的后果,三输啊。我们现在是跪完政府,再跪中后台,再跪投资人。这2周,膝盖就没直起来过。”郑三猪的贫嘴劲,尤胜李二狗。 

不怒自威的中年人筷子停顿了一下,喃喃重复了两遍:“孟节,孟节”。然后迅速插筷入水,夹出一片毛肚,蘸入酱碟,吃了起来。

郑三猪的心中已经狂喜了起来:哈哈哈,有戏,大大的有戏!这就叫闻弦歌而知雅意,很多事不要点破,不经意一句犹如鸿毛落雪,了无痕迹,善听者自会牢记心底。郑三猪知道,不怒自威的中年人记忆力极好,马路上见到10年前遇过一次的陌生人都能立即准确叫出对方名字,何况这次连连念了两遍“孟节”,而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在年轻时又恰好和孟节有过一段缘法。

郑三猪得了便宜还要卖乖,顿时脸色焦急道:“还钱的事我自己应能解决,公对公的事嘛,无非就是时间。”

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心底有些腻歪了,暗道:你个小王八蛋从国家部委出来,混了金融圈,就天天学些这玩意?应能解决,就是可能解决不了呗?公对公,就是公对公无效时就要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叙私情呗?无非就是时间,时间紧不紧迫全在你一张破嘴说呗?

不怒自威的中年人顿时没心情继续吃了,放下筷子,喊道:“买单”。接着,严肃的对郑三猪说,“三猪,傍大腿也要走正路,不要忘了你金融报国的初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李二狗下了飞机,打车直奔武汉大学。这次,是来找博导刘九爷指点迷津来了。

刘九爷是业内学术巨擘,门生故旧遍天下,是三里河三巷和月坛南街38号的常客。进了家门,只见刘九爷脚踏内联升身穿瑞蚨祥手拿顾景舟,正在滋滋的边嘬茶水边哼小曲:“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刘九爷刚从京城开完50人论坛回汉,心情看着很不错。

“还睡过风流觉呢!”李二狗也听乐了,毫不见外的开口道:“老九,我摊上事了,很迷茫,找不到方向,求你指点迷津。”

“啥事啊?”刘九爷慢条斯理的转过头,看着李二狗。

“干了单城投贷款,对方还不起钱,要遭。而且不是一单两单的问题,很可能要出系统风险。我已经看不清基建投资业务的方向了,需要九爷给答疑解惑。”李二狗简明扼要的提出了问题。

刘九爷轻挪屁股,正了正腰,做出宝相庄严的样子:“二狗啊,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波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催收的问题呢,既是城投,又非城投,是为城投。所以你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

李二狗顿时急眼了,喊到:“九爷,求您了,别打机锋扯犊子了,学生是真愁啊!”

刘九爷轻轻放下茶壶,又拿毛巾仔细擦了擦壶口的水渍,才不紧不慢的说:“二狗啊,当年上课的时候,不要说在课堂上积极提问了,压根就见不到你的人影。咋去了京城这些年,成问题宝宝了呢?”

李二狗被气笑了:“多少年前的陈谷子烂麻子事了,您还记仇呢,读书人真小心眼。我认错,我认错,您快给指点迷津吧。”

刘九爷嘿嘿一笑,说道:“天下事了尤未了,不妨以不了了之。君子相机而动,不立危墙之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要有耐心。对了,我带的女博士生要找我讨论课题了,你在家里随便坐,别动我那把顾景舟。”

李二狗神情有些阴郁,猛地夺过顾景舟,做势就要摔到地上。

“哎呦,快把壶放下,你可别再来了。我上辈子造了啥孽呦,教了你这么个学生。行啦行啦,躲事可不是你李二狗的风格。你不是喜欢历史吗?我问你个问题。”

刘九爷一番话听罢,李二狗心花怒放,仿佛行走在沙漠中的行人被一桶冰水兜头灌下,爽利的龇牙咧嘴又沁人心脾。刘九爷问了什么问题呢?三公子先讲郑三猪和吴胜利催收的故事,再回头说刘九爷。

第十章  丽萍喜收息,胜利谈思考

周二,郑三猪和吴胜利赶最早航班,下午2点半就到了孟节城投董事长王大壮办公室门口堵他,没想到窗帘紧闭黑灯瞎火的午休时间,里面有人,而且是女人的声音。吴胜利把耳朵趴门上一听,居然是黑山租赁赵丽萍的声音。初次催收见总经理李大牛时,吴胜利可是对赵丽萍的风衣黑丝和嗲嗲声音印象深刻。

身着风衣黑丝的黑山租赁赵丽萍在孟节城投董事长王大壮的办公桌前呆立着,烟熏妆被泪水打湿而花了脸。赵丽萍在租赁公司,最早是干民企租赁业务的。

有一次,天空下着瓢泼大雨,赵丽萍独自一人雇了十几号民工,去违约的城郊小钢厂里搬运炼钢设备。小钢厂虽然环保不达标,质量也低劣,但毕竟是村里几百人的生计所系。村民们拖家带口的把赵丽萍和民工堵在了小钢厂门口,不允许搬设备。赵丽萍雇的十几号民工眼瞅着就要白来忙活了,能不能领到工钱还两说,心里充满了怨怒。甚至有几个身强力壮的民工,眼神开始游移不定又贼溜溜的往赵丽萍的胸口乱瞟。

还有一次,地方酒企倒闭,租赁物是酒窖及里面的基酒。这家酒企的成品酒销量一般,主要供应本地市场。核心销售来源还是酒窖里的基酒,往那些知名大酒企输送。酒企本来经营虽然乏善可陈但也勉强度日。但是后来改制了,卖给了上海一家私募公司。私募接盘后立马进行大规模裁员从而节约成本,不断的玩着“资本运作”的把戏,可惜没过多久,酒厂倒闭了。赵丽萍带着公司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连续在酒窖里搭帐篷住了三天三夜。但第四天,依然没防住。被裁员的酒厂员工知道企业倒闭了,轰隆隆一群人拎着大塑料桶就来酒窖明目张胆的偷酒。是赵丽萍站在酒窖边缘,喊着再靠近就跳进去,以死相逼,才守住了窖池。

想想过去的凄苦,民营实体企业业务是真苦真累。好不容易让公司领导同意,转型到城投租赁业务上来。本想着做做无风险业务,过过不再提心吊胆的日子,没想到又遇到了城投逾期。赵丽萍在心中默念着:丽萍,振作起来,打不死你的,都将使你变得强大,绝对不能向命运低头!

擦干眼泪,赵丽萍回到孟节城投董事长王大壮办公桌前面的座位上,借着整理头发,把肩带拉得更低了,嗲嗲的叫道:“大壮哥~”

王大壮看着赵丽萍的样子,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在北京读研究生的女儿,也像赵丽萍这样既漂亮又干练。王大壮的女儿今年研究生毕业找工作,不愿意回孟节市。但以王大壮的级别来给女儿安排工作呢,又非常尴尬。女儿想去证券公司从事债券类工作。可是大券商呢,不买王大壮的账。而小券商呢,王大壮又不熟,就算熟也不敢啊,万一有个利益输送啥的,既坑了女儿,又坑了自己。好在女儿争气,虽然今年就业非常困难,但王大壮的女儿依然凭自己的本事过五关斩六将,成功入围了某小券商的终面。终面时,小券商的部门总亲切和蔼的说:“大券商有大券商的好,平台高。小券商有小券商的好,激励足。咱们券商是非常市场化的金融机构,我们给年轻人充分的成长和发挥空间,鼓励年轻人主动参与项目承揽工作。你自己捋捋,认识哪些地方领导,什么级别,分管什么,和你什么关系?”

想到这些,王大壮的心情也有些低落。沉思良久,王大壮咬牙说:“丽萍啊,利息欠了你们大半个月了,真是抱歉。这么着,我们公司的打印机最近总是死机,也用了十几年了,先不换了。马上元旦了,给孟节城投全体员工的过节水果券,也不发了。另外,我建议把城投给我配的专车转让了,我开私家车上班。林林总总,能有小几十万吧,你先拿去。到年底,有些下属企业还有些收益要上缴股东,我也尽量匀出点来,只要公司常务会通过,我就保证在三个月内,先把你家的利息还清。”

喜从天降,赵丽萍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不断的说着谢谢。突然鼻头一酸,“哇”的大哭了起来。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赵丽萍连说抱歉,然后转身走出了门。

赵丽萍在王大壮办公室里的时候,郑三猪正和吴胜利在门外百无聊赖的唠嗑。吴胜利刷着手机,抖机灵道:“有个叫罗胖的,讲了要在大趋势中发现小趋势。咱们的成功收息经历,算不算把握住了小趋势呢?”

郑三猪禁不住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吴胜利一眼,说道:“你还看这个啊。作为过来人,我可得和你说道说道。

君子慎独,一定要独立思考。你看啊,中产是最焦虑的人群,因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别看他们厮混到现在这步,似乎过得不错,时也命也运也,非本事也。自己本事稀松平常,家里没有王位传给后代,也没有保级的能力。对不如自己的人充满了优越感又暗含被赶超的恐惧,焦虑得不得了,所以只能一边拼命作贱孩子,一边灌鸡汤麻痹自己。

话术这东西有其存在价值,能打发时间,缓解焦虑,但却没有真实营养。等你再多做些业务,有一定积累了,就不爱看这种没深度又似是而非但立场超级正确的毫无意义的口水话术。你只能看事情本身,分析必须由自己来。同样的事情,立场不同,分析迥异。独立思考,明辨是非,这是金融狗深藏在基因里的本能。所以你看搞传销的,从来没有做金融的人被蛊惑。金融业才是忽悠届的鼻祖,我们只做有技术含量的忽悠工作。

中产阶级啊,一定和自己妥协,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没劲。认清社会的真相,然后勇敢的活着。做金融也一样,不要瞎琢磨,市场风向变太快,几乎一年一个业务热点,跟着市场走就得了,同样不要自己给自己找没劲。”

吴胜利猛点头,回复说:“三猪哥,你和二狗哥真像,都是我持续进步的不竭知识源泉。我就想看点东西解解闷,打发下时间,压根不想动脑子,哪管我往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把时间消耗掉又有充实感,就很开心了啊。”

见到赵丽萍走出王大壮办公室门口,郑三猪和吴胜利赶紧快步进了王大壮办公室。

吴胜利介绍了郑三猪,又说了李二狗晚两天再到,王大壮也没有见怪,听后呵呵笑着说:“你们啊。第一笔还款2亿,我们孟节城投是暂时无能为力了。不过李市长昨天晚上11点给我来电,说要见你们,领导很关心你们这笔业务啊。走,我开车,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到了市政府,王大壮把郑三猪和吴胜利送到市府李市长办公室门口,就挥挥手回去了。郑三猪敲了下李市长办公室的门,对面办公室有人探出头来:“因为年底雨天赶工,丰源乡的安居工程突然出塌方事故了,李市长赶过去处理了。”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产界(n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end

0
收藏

李二狗城投催收记城投催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