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界 | 全球不良资产信息服务

中诚信白岩:不良率不是判断农商行优劣绝对指标

来源:财联社 6天前 #人物

221.jpg

中诚信国际金融机构一部总经理白岩

在经济下行和严监管政策等影响下,今年以来有10多家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下调或者展望被调整为负面,同时还有诸多农商行的不良率急剧大幅攀升。受此影响,不少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极个别农商行资本充足率甚至降为负数。

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全国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534亿元,不良率为4.23%;二季度末不良率更高,达4.29%,比一季度末大幅提升1.03个百分点。

“我们做了银行业信贷类资产风险的测算,从最终测算数据来看,风险整体可控。”12月4日,中诚信国际金融机构一部总经理白岩独家接受财联社记者时说。

事实上,上述评级被下调或者不良率急剧大幅攀升的农商行,绝大部分是因为这些银行发行债券或者同业存单,按照监管要求定期披露银行的财务和监管数据。而没有发行债券或者同业存单的银行,财务数据和监管指标不需要进行公开披露。

日前,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首次发布对3969家银行机构的评级结果显示,420家评级为8-10级,即这些银行机构的风险较大。

此外,今年底《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过渡期结束,白岩表示,绝大部分银行的资本较为充足,上市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相对较多,仅仅少数农商行可能面临一定的压力。

更要关注不良产生背后的原因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的全国农商行不良率为4.23%,较二季度末不良率有所降低,这意味着农商行不良率见顶了吗?

“由于很多农商行的经营状况和区域经济密切相关,农商行不良率是否见顶,要看区域经济是否见底。”白岩认为,农商行的主要问题在于很多地区的经济结构有问题。

白岩表示,从中诚信国际评级的农商行数据来看,大部分银行的不良率暴露比较充分,而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产生也有很多原因,应该认真分析。

“一方面,农商行的不良产生有历史原因,很多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时间比较短,‘余粮’比较少;另一方面,农商行和大行相比,不良清收和化解手段相对有限。”白岩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因此,不良率并不是判断农商行孰优孰劣的绝对指标,而是要看这个指标背后产生的原因,“实际评级的工作中我们更应该关注这个。”

“比如二季度不良率较一季度提升很大,但主要原因还是监管要求压降偏离度充分暴露不良。”白岩表示,并非农商行信贷资产在一个季度之内大幅恶化。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今年二季度以来不良率提升较快的农商行,除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不良贷款偏离度外,区域经济下行、部分产业急剧恶化、贷款企业破产、环保政策压力、去产能等是主要原因;此外,部分农商行在改制之前,不良率已经处于高位。

同时,白岩强调,中诚信国际看到的农商行不良率情况也并非全部,“可能会有一些比较差的,这些银行如果没有发债或者发行同业存单的资质,我们是接触不到的。”

资本补充压力较小

2013年初,《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开始施行,该规定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并将国内银行分为系统重要性银行和其他银行两大类进行不同的资本要求。

其中,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要达到11.5%、9.5%和8.5%的要求,其他银行要分别达到10.5%、8.5%和7.5%。

数据显示,在上述农商行中,不少银行资本充足率远远没有达标,部分甚至将为负数,如河南修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0.75%、贵阳乌当农商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6%。

“总体来看,银行业资本都比较充足,特别是上市银行。”白岩认为,因为近年来监管的MPA考核比较严格。此外,上市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也比较充足。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白岩称,不满足资本要求的比较少,可以发行二级资本债,“除非是那些经营状况比较差的机构,风险资产的增长无法带来匹配的利润。”

此外,对于央行发布的《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白岩表示对银行业风险控制来说是利好,可以避免行业短期化的行为,有利于金融体系稳定。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产界(n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end

0
收藏

白岩中诚信不良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