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界 | 全球不良资产信息服务

质疑最高院:代人收受借款,因未保留出借方认可的代收证据,可认定为借款人?

文/初明峰 刘磊 6天前 来源:金融审判研究院 #实务

6.jpg

判要点:

原告仅依据与被告之间的转账凭证起诉要求被告还款,被告辩称其只是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借款关系的转款代收人,原告对此否认,被告不能进一步提供有效证据的,法院应认定原被告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案情摘要

1、母举沟公司通过银行电汇向第三建筑公司转账1500万元,附加信息及用途栏载明为“借款”,但双方之间没有订立正式的民间借贷合同。

2、母举沟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第三建筑公司承担还款责任。

3、第三建筑公司辩称该笔款项为纪邦公司向母举沟公司的借款,纪邦公司也予以确认,但母举沟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争议焦点:

原告与被告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法院观点:

纪邦公司出具给第三建筑公司的《委托书》、《承诺书》,以及第三建筑公司向纪邦公司出具的履约保证金《收据》,均为第三建筑公司与纪邦公司之间的意思表示,现母举沟公司对上述文件所陈述的事实予以否认。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所规定的“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第三建筑公司应首先对其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承担证明责任。第三建筑公司仅以其与纪邦公司之间的文件以及纪邦公司的自认,在母举沟公司明确否认的情况下,尚不足以证明本案的转款系基于其他债务关系,第三建筑公司应当对转款系基于纪邦公司和母举沟公司之间的借款关系承担进一步的举证责任。当事人双方达成借款合意并非只能以签订借款合同的形式,第三建筑公司对收款的事实不予否认,也未能证明该笔款项系基于其他债务关系,故原审判令第三建筑公司向母举沟公司返还借款本息并无不当。

案例索引:

(2017)最高法民申557号

相关法条:

《民间借贷规定》

第十七条 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实务分析:

民间借贷规定第十七条,较为明确的规定了债权人仅凭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主张借贷关系时,举证责任应如何分配的问题。该规定分两层意思:首先,转出方可依据仅有的金融机构转账凭证主张借贷关系,如收款方无证据否认借贷关系,法院判定借贷关系存在;其次,收款方有证据否认借贷关系的,转出方需继续举证借贷关系存在。笔者曾经结合不当得利制度发文分析过该举证责任分配的合理性,结论是该规定并无不妥。但是,关于此情形下对款项接受一方的否认借贷关系的证据采信标准,笔者认为不应当适用严苛标准。而是根据被告的举证和解释,结合经验法则进行判断,只要收款方作出的解释符合大众的一般认知,就应当将进一步证实借贷关系存在的举证责任转为转出方。

针对本文援引的最高院判例,笔者不敢苟同。笔者认为案例中的证据认定标准错误,本案收款一方已经对收受款项是因为“第三人通过借用款项的方式向其履行支付保证金的合同义务”,第三人对此明确予以了确认。文中案例事实只有一个,出借人、收款人、第三人中肯定有人存在虚假陈述,要么出借人隐瞒了内心真意转嫁其借款收回不能风险、要么收款人和第三人串通虚假陈述转移应当承担的合法债务,法官结合三者之间的有无经济往来、业务往来,收款方有无借贷之必要性和必然性等因素,根据经验法则完全可以得出客观判定。然而本案最高院合议庭敷衍了事的做法的确有些让人失望。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资产界”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资产界(npazone)”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end

0
收藏

代收受借款借贷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