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403 篇
文章
171453 次
总阅读
保全与执行
0
被赞
0
订阅量

保全与执行

【我们只专注于:财产保全+强制执行】咨询、交流、合作、投稿等联系邮箱:qiangzhizhixing@qq.com。微信号: ZhixingLaw

最高法院:惨!房屋买受人错误申请再审,到手房产惨遭另案执行

最高法院:惨!房屋买受人错误申请再审,到手房产惨遭另案执行

第三人申请再审须是原审必要共同诉讼的当事人,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标的物虽与原判决争议的标的物部分重合,但第三人依据的法律关系与原判决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不同一的,无权申请再审。
最高法院: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异议之诉要中止审理吗?

最高法院:被执行人破产的,执行异议之诉要中止审理吗?

针对被执行人的破产申请被受理后,执行程序依法应当中止,但通过执行异议之诉对执行标的权属作出判断,将使得该执行标的在执行法律关系中从争议状态转为确定状态,具有独立的程序及实体价值,故不应因执行程序中止而中止本案审理。
最高法院:鹬蚌相争!被执行人与案外人对执行标的都不享有权益,执行异议之诉如何处理?

最高法院:鹬蚌相争!被执行人与案外人对执行标的都不享有权益,执行异议之诉如何处理?

《民诉法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案外人或者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案外人应当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最高法院:银行在协助冻结被执行人账户之外另立新账户并发放款项的,是否需承担责任?

最高法院:银行在协助冻结被执行人账户之外另立新账户并发放款项的,是否需承担责任?

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协助冻结被执行人账户之外另立新账户并向其发放款项,并不符合“金融机构擅自解冻被人民法院冻结的款项,致冻结款项被转移”的情形,无需承担追回或在转移的款项范围内以自己的财产向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
最高法院:次债务人违反到期债权保全裁定向被执行人支付款项的,是否需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法院:次债务人违反到期债权保全裁定向被执行人支付款项的,是否需承担赔偿责任?

执行被执行人的到期债权(已有生效文书确定的到期债权除外)具有特殊性,次债务人享有就该到期债权的执行提出异议的权利,且执行法院对其异议应依法不予审查并不得执行。
最高法院:裁定驳回异议申请后复议的,复议法院应如何审理?

最高法院:裁定驳回异议申请后复议的,复议法院应如何审理?

异议人对驳回异议申请裁定不服申请复议后,上一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执行异议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裁定撤销原驳回申请裁定,并指令执行法院按照异议程序对执行异议进行审查;而不能在复议程序中对其异议进行实质审查并直接作出审查结论。
最高法院:金蝉脱壳!银行不顾冻结措施另开账户向被执行人放款竟然合法,不必担责

最高法院:金蝉脱壳!银行不顾冻结措施另开账户向被执行人放款竟然合法,不必担责

银行另立新户,向被执行人发放贷款的行为,不符合“金融机构擅自解冻被人民法院冻结的款项,致冻结款项被转移”的情形,不承担违反协助执行义务的责任。
云亭案例:超标的额查封1.28亿元不动产,如何成功解封?

云亭案例:超标的额查封1.28亿元不动产,如何成功解封?

异议法院认为,本院裁定协助执行人地产公司在擅自支付而未能追回的200万元范围内,向申请执行人刘总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裁定查封地产公司名下13套房,经评估公司出具评估报告,总价为800余万元。
云亭案例:不期而至的6.6亿元强制执行,如何成功阻击?

云亭案例:不期而至的6.6亿元强制执行,如何成功阻击?

案涉冻结账户为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依法应当接受监管,且只能用于项目有关的工程建设。该冻结行为违反了商品房预售资金必须用于工程建设的强制性法律规定,应予解除。
最高法院:被执行人未履行完毕执行和解协议的,是否恢复执行原生效文书?

最高法院:被执行人未履行完毕执行和解协议的,是否恢复执行原生效文书?

在履行和解协议的过程中,申请执行人因被执行人迟延履行申请恢复执行的同时,又继续接受并积极配合被执行人的后续履行,直至和解协议全部履行完毕的,属于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和解协议已经履行完毕不再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情形。
最高法院:网络司法拍卖成交的,是否应签成交确认书?

最高法院:网络司法拍卖成交的,是否应签成交确认书?

网络司法拍卖是人民法院通过互联网拍卖平台进行的司法拍卖,属于强制执行措施,是公法行为,人民法院对网络司法拍卖中产生的争议,应当适用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处理。
最高法院:合伙财产被部分合伙人的债权人申请执行,其他合伙人怎么办?

最高法院:合伙财产被部分合伙人的债权人申请执行,其他合伙人怎么办?

即便合伙财产在部分合伙人名下,也不影响该合伙财产为合伙人共有的事实。其他合伙人基于共有权人的身份,有权要求在其持有的份额范围内排除对合伙财产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土地实际权利人能否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土地实际权利人能否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的强制执行?

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中,双方协议约定项目所有收益归实际出资一方所有,但土地使用权仍登记在另一方名义下的,实际出资的一方为土地使用权人的实际权利人,未出资的一方仅为名义权利人。该实际权利人有权要求排除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对土地使用权人的执行。
最高法院: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对房屋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房屋买受人能否排除抵押权人对房屋强制执行?

基于对正当买受人合法权利的特别保护之目的而设置的特别规则,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对债权平等原则和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突破,故一般而言,该种情形下的买受人对于所买受不动产的民事权益并不能够排除申请执行人基于在先成立的抵押权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执行和解协议约定不明难以履行的,可否直接执行原生效裁判书?

最高法院:执行和解协议约定不明难以履行的,可否直接执行原生效裁判书?

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对执行和解协议的内容产生争议,客观上已无法继续履行的,可以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对执行和解协议中原执行依据未涉及的内容,以及履行过程中产生的争议,当事人可以通过其他救济程序解决。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

  • 公司:未填写
  • 真实姓名:保密
  • 电话:保密
  • 邮箱:保密
  • 地址:保密
  • 微信公众号:未填写
  • 详细介绍:

    【我们只专注于:财产保全+强制执行】咨询、交流、合作、投稿等联系邮箱:qiangzhizhixing@qq.com。微信号: ZhixingLaw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