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买卖合同

最高法院:未办过户手续的房产,如何才能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未办过户手续的房产,如何才能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

为了防止第三人与被执行人恶意串通、规避执行,本书作者建议要严格把握第三人执行异议成立的规定要件。
最高法院:出借人能否排除他人对让与担保物的强制执行?(附4个相关判例)

最高法院:出借人能否排除他人对让与担保物的强制执行?(附4个相关判例)

出借人仅对借款人享有债权,对房屋并不享有物权期待权,因此出借人并不能基于“房屋买卖合同”而强制排除执行。
最高法院: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守约方能否主张违约金?(附9个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守约方能否主张违约金?(附9个典型案例)

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
【案例解析】买卖合同中的货款纠纷,在未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及管辖地的情况下,卖方可以向其住所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案例解析】买卖合同中的货款纠纷,在未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及管辖地的情况下,卖方可以向其住所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肖爱民住所地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和合同履行地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均有管辖权。
最高法院:为抵销债务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有效?与流质契约有什么区别?(附2个判例)

最高法院:为抵销债务签订的买卖合同是否有效?与流质契约有什么区别?(附2个判例)

对转化为已付购房款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数额,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款合同等证据予以审查,以防止当事人将超出法律规定保护限额的高额利息转化为已付房款。
出租房屋4个月后反悔又另行出卖,买卖合同是否因侵犯承租人优先购买权无效?

出租房屋4个月后反悔又另行出卖,买卖合同是否因侵犯承租人优先购买权无效?

出租人出卖租赁房屋的,应当在出卖之前的合理期限内通知承租人,承租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购买的权利。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