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篇
文章
10万+ 次
总阅读
金融审判研究院
0
被赞
0
订阅量

金融审判研究院

山东蓝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最高院:通过非诉讼的书面方式主张建筑工程优先权,具有法律效力!

最高院:通过非诉讼的书面方式主张建筑工程优先权,具有法律效力!

根据法律规定,承包人享有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系法定权利,不需要经法院确认即享有。
最高院:债务加入人代偿后,无特殊约定无权向债务的保证人追偿!

最高院:债务加入人代偿后,无特殊约定无权向债务的保证人追偿!

在债务加入法律关系中,债务加入人承担连带债务后,不构成债权转移,其与债务人之间的关系,按照其与债务人之间法律关系的性质处理,法律未规定债务加入人承担连带债务后可以向债务人的保证人追偿。
最高院:承包人诉请工程款未明确主张优先权,超期后再主张不支持

最高院:承包人诉请工程款未明确主张优先权,超期后再主张不支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金飞公司请求确认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否应当支持。
最高院:借款用于家庭对外投资或生活开支,应认定为家庭共同债务!

最高院:借款用于家庭对外投资或生活开支,应认定为家庭共同债务!

家庭中其他非直接负债成员抗辩不承担责任需证明所负债务为该家庭成员个人债务。
最高院:银行根据不动产登记状态办理抵押,未实地踏查不影响效力!

最高院:银行根据不动产登记状态办理抵押,未实地踏查不影响效力!

银行在办理抵押时应当对抵押物进行充分调查是银行业的普遍要求。
企业代人所持股权被列入破产财产,实际权利人可行使取回权!

企业代人所持股权被列入破产财产,实际权利人可行使取回权!

实际权利人有充分证据证明代持事实的,其主张取回权应予以支持。
最高院:与公司已无关联的法定代表人可以诉请公司登记变更!

最高院:与公司已无关联的法定代表人可以诉请公司登记变更!

法定代表人诉请终止其与公司之间法定代表人的委任关系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争议。
最高院:保理中基础交易合同被解除,保理人可转主张共同侵权责任

最高院:保理中基础交易合同被解除,保理人可转主张共同侵权责任

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债务人接到应收账款转让通知后与应收账款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擅自解除基础交易合同。
最高院:保理人基础交易合同被解除主张侵权责任的,保证人不免责!

最高院:保理人基础交易合同被解除主张侵权责任的,保证人不免责!

应收账款债务人与应收账款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擅自解除基础交易合同,导致保理人在案涉保理合同项下的合法权益受损,应对保理人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法院:通过股权转让转将公司债务甩锅给老年人的,不予支持!

法院:通过股权转让转将公司债务甩锅给老年人的,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认定宋某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并无不当,
最高院:银行设立抵押时未审慎调查抵押房产权属,可否定其抵押权

最高院:银行设立抵押时未审慎调查抵押房产权属,可否定其抵押权

银行作为专业的金融机构,应对抵押房产的出租情况进行现场调查,以查明抵押物是否存在真实权利人,从而避免错误接受已出售房屋作为抵押物。
最高院:给付内容的诉求不属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

最高院:给付内容的诉求不属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范围

案外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诉讼请求范围仅包括排除执行及确认权利。
最高院:不当减少认缴义务的股东对公司债务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最高院:不当减少认缴义务的股东对公司债务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院:公司违反程序减资,不必然可直接追加减资股东为被执行人

最高院:公司违反程序减资,不必然可直接追加减资股东为被执行人

二审法院判决不得追加省农资公司为被执行人,并无不当。
最高院:法律未禁止房地产公司以股权转让形式实现项目转让之目的!

最高院:法律未禁止房地产公司以股权转让形式实现项目转让之目的!

在现行法律不禁止以股权转让形式实现对公司特定财产转让的情况下,不宜对该转让行为的效力作出否定评价。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

  • 公司:山东蓝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真实姓名:保密
  • 电话:保密
  • 邮箱:保密
  • 地址:保密
  • 微信公众号:
  • 详细介绍: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