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顶格收购三星产险股权,BATJ如何打赢保险科技下半场

财经五月花 财经五月花
2020-12-05 16:48 318 0 0
近些年来,BATJ大科技平台公司对保险牌照热情日涨,以平安集团为代表的大金融机构持续加码保险科技,共同营造了场景金融战事升温。

作者:俞燕

来源:财经五月花(ID:Caijing-MayFlower)

“2020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外部环境很难左右,关键还在于发展自己的能力。”腾讯控股有限公司(0700.HK,下称“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腾讯集团近日出品的《三观》年度特刊前言中表示。

今年以来,在金融领域尤其是在保险领域,一向比较低调的腾讯开始频频发力。邀得中国平安两员大将加盟、加码投资水滴筹、力推“惠民保”……

近来的大动作则是收购韩国保险巨头三星集团旗下的在华子公司——三星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Samsung Property & Casualty Insurance Company (China), Ltd.,下称“三星产险”)三成股权,从而在其保险版图嵌入了一枚拥有相对控股权的财险板块。

12月4日,三星产险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其注册资本由3.24亿元增至8.76亿元,引入五名新股东,包括深圳市腾讯网域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上海嘉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宇星科技发展(深圳) 有限公司、上海天岑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博裕三 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腾讯持股32%。

一周前(11月26日),韩联社的一则消息,引起中国市场的高度关注:韩国三星集团(Samsung)旗下的火灾海上保险公司(下称“三星火灾保险”)当日宣布,其与腾讯等五家中国公司签署了设立合资保险公司的协议。三星火灾保险在华独资子公司三星产险将变身中外合资财险公司,与此同时,也将成为腾讯系保险公司。

《财经》记者当日了解,腾讯的这笔收购已进行了一年左右的时间。目前该收购和增资方案尚待有关监管部门审批。

随着腾讯入股三星产险,其保险版图已拼齐了财、寿、保险经纪、保险代理等重要保险业务板块。据《财经》记者了解,腾讯还正在谋求一张再保险公司牌照。 

近年来,BATJ们一边作为第三方合作平台与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合作,一边也在保险牌照上屡有斩获。在腾讯之前,已有数家互联网企业同样走上了“牵手”外资财险公司的保险之路。就在腾讯传出入股三星产险的八个多月之前,便有滴滴出行通过旗下子公司入股另一家韩国巨头现代集团在华子公司现代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BATJ中只有百度尚未拿齐保险牌照,腾讯、蚂蚁、京东三大互联网巨头在保险领域“三足鼎立”之势已隐然成行。在当下的金融监管环境中,ATJ们又将如何演绎各自的保险布局逻辑?

腾讯保险:积攒全牌照

在本次三星产险的引资方案中,三星火灾财险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100%降至37%,腾讯则持股32%,成为第二大股东。海嘉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宇星科技发展(深圳) 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1.5%,上海天岑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博裕三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各持股4%。

(三星产险增资后的持股结构,图源:三星产险官网)

其中,博裕三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名单中,有工银安盛人寿、中宏人寿、招商信诺人寿等三家保险公司。

根据2018年发布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的规定,持股三分之一以上者为控制类股东,而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据了解,新规发布后,一些大型股权转让案例便采用了“组团”受让的方式,由一到两家作为战略类或控制类股东,再“搭配”一到两家中小公司或私募股权基金。此前安联财险和现代财险皆采用了该引资方式。

三星产险的引资方案如获批,将成为继众安在线保险公司之后,腾讯入股的第二家财险公司。虽然在两家公司中,腾讯的角色皆为第二大股东,但股比不同,腾讯将在三星产险中拥有相对控股权。

2005年是三星产险成立之年,也是腾讯对金融“觉醒”的一年。这一年9月,腾讯成立财付通,成为后来腾讯金融科技的前身。

2013年11月,腾讯与蚂蚁集团、中国平安集团等联手设立的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众安保险”,6060.HK)正式成立,被市场称为“三马卖保险”。其中,腾讯持股15%,位居第二大股东。

在众安在线开业仪式上,当时穿着黑色帽衫的马化腾与穿着鹅黄色毛衣的马云和西装革履的马明哲同台头脑风暴时,首次公开地谈及他对保险的认识。

“与传统行业连接,超级复杂,互联网只是提供一个桥梁和工具的作用。真正实现金融的功能,需要与包括平安在内的金融公司合作。”马化腾彼时表示。

据了解,在2015年之前,金融在腾讯的产业版图上尚未独立为细分领域。在保险领域,除了参股众安保险之外,与保险业的触点主要是作为第三方平台与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合作。而在业务合作中,腾讯也逐渐深化了对保险业的认知。

一个转折点来自2015年除夕夜。

彼时,人们春节时最热衷的是在各微信群里抢微信红包,甚至都顾不上好好看一场春节晚会。

在微信红包大战中,泰康人寿联合微信推出“摇一摇红包”活动,在除夕夜斩获5000万名粉丝,一跃成为当时粉丝最多的公众号。

与泰康人寿的这次联手,成为保险业在腾讯平台上开展场景金融的一次成功应用。既让泰康也让腾讯认识到,微信作为保险导流入口的巨大潜力。而在前一年的春节,微信红包引爆微信支付,正是这一点触发了泰康的“摇红包”灵感。

自2016年起,腾讯加快了在保险领域的布局。2016年10月,家点保保险代理公司(2017年1月更名为微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即“微保”)成立。这是腾讯首家控股的保险平台。

彼时,马化腾谈及微保时曾公开表示:“微保是腾讯搭建‘互联网+金融’生态的重要一环,期待它能成为一个保险业紧密合作的平台。”

2017年11月,微保小程序上线,嵌入微信支付的“九宫格”,开始了网上代销保险的历程。首款产品直指健康险领域,其合作伙伴便是曾与微信合作过“摇一摇红包”的泰康旗下的泰康在线。

彼时,基于微信海量用户,微保上线被保险业视为“狼来了”。不过,与支付宝等第三方平台不同,微保走的是定制化“严选”模式,小步稳跑。彼时微保CEO刘家明普对外表示,微保有四个核心关键词:简单化、多场景、强规划、能安心,要在原生场景上做加法,成为用户与保险场景的“连接器”。

根据《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互联网保险监管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机构持牌、人员持证”,且投保必须在保险机构的自营平台上完成。一位保险业人士指出,由于微保的性质是保险代理公司而不只是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因此新规对其的运营模式并不影响。与之相比,支付宝旗下的蚂蚁保险虽然拥有保险代理牌照,但支付宝本身并没有保险代理牌照,而其保险只是支付宝里的一个模块,并非独立运营的平台,因此可能需要解决第三方平台和中介机构“两张皮”的问题。

一边打造微保,腾讯亦没有放弃对保险牌照的追求。

2016年8月,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英克必成科技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和泰人寿获批,与中信国安并列为第一大股东。该公司被定位为创新型互联网寿险公司。

2017年初,腾讯又联手高瓴资本入股英国英杰华(Aviva)的香港公司,持股20%。这一年正值香港保监局出台保险科技扶持政策,鼓励快速设立保险科技(InsurTech)公司。2018年9月,英杰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香港)推出全新品牌Blue,变身为香港首家纯互联网寿险公司。

2019年1月21日,腾讯通过旗下子公司深圳市腾讯视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收购国银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腾诺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从而在保险代理和保险经纪领域各揽得一张牌照。

从这一年一季度开始,在腾讯的报表中,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开始单独列示。

除了建平台、揽牌照,腾讯亦在近年来亦频频向保险业高管抛来橄榄枝。比如,微保将中国平安个人健康事业部总经理尚教研、平安产险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王江涛、平安产险前总经理助理周克俊纳入麾下。

最大的揽才动作莫过于邀得中国平安副董事长任汇川加盟。2020年6月,任汇川入职腾讯,出任腾讯金融科技战略发展部特别顾问,一时间引发保险业对于腾讯“下一步”的诸多猜想。此前,任汇川的前任、中国平安原总经理张子欣,也曾担任腾讯金融顾问,参与了微保项目。

据一位接近任汇川的人士透露,任汇川加盟腾讯的一个重要任务便是为腾讯在金融科技领域寻找和选择合适的投资项目,整合腾讯的金融资源尤其是保险资源,深化与腾讯金融科技生态各板块的协同作用。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表示,目前腾讯已将能拿到的保险牌照都差不多拿齐了,下一步将面临进行资源整合,真正实现金融生态的双循环。

不过,从保险人成为“鹅厂”打工人的任汇川,目前比较低调,除了参加一些保险业或金融科技业的行业交流活动,鲜少在媒体面前露面。

三星产险:

蛰伏中国的韩国巨头

韩国有句俗语:韩国人的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

在三星帝国的版图中,金融板块是除了电子业务最重要的板块,而且早在进军电子行业之前,便已涉足该领域。

三星进军的首个金融项目便是在1958年收购当时刚成立六年的安国火灾与海上保险公司。1993年10月,安国火灾海上保险公司更名为“三星火灾海上保险公司”,目前是韩国最大的财险公司。

两年后,三星火灾财险进入中国市场,在北京设立代表处。2001年4月,在上海成立在华分公司,便是如今腾讯入股的三星产险的前身。

2005年4月,三星火灾海上保险(中国)有限公司获批成立,实现了外资财险公司“分改子”(即分公司改建为独资子公司),并在五年后更名为“三星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

作为“三星系”在华保险公司,三星产险目前的董事会班底悉数为韩国人,现任董事长金昌寿和总经理吉庆燮皆来自韩国三星火灾财险。不过其管理团队则主要是中国人,显示出其至少在管理层构成上比较好地实现了本土化。

与其他外资独资财险公司一样,三星产险也同样面临分支机构少、业务规模小的发展现状,从成立在华分公司算起,11年间仅有六家分公司,而且自2015年成立陕西分公司后再无新的分支机构成立。截至2019年,三星财险在财险市场中的保费收入占比仅为0.1%。

麦肯锡在《中国金融开放新机遇》报告指出,外资金融机构对中国市场的独特性和复杂性预估不足,在产品、服务、体制机制和人才体系方面的本土化程度不足。此外,由于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市场并不占据主流地位,而中资金融机构的快速发展,对外资机构形成了巨大挑战,外资机构的品牌在中国本土客户中的光环效应逐步淡化。

不过,亦有保险业人士认为,外资财险公司在中国发展缓慢,除了网点限制等外因,也与其各自的企业文化和战略定位有关。与中资财险公司热衷于不计成本打价格战、抢市场的发展策略不同,很多外资财险公司走的是重效益和差异化之路。

以三星产险为例,其保费收入多年来虽然仍未触及10亿元,但保持着多年微利状态。其2020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末,本年累计净利润为6661.20万元,同比增长37.5%。

受新冠疫情和国际形势变化等诸多影响, 2020年以来三星产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出现逐季下降之势,并在一季度出现现金流为负。

打破困局,改变股权结构,成为三星产险转型的关键一步。这也将是三星火灾财险进入中国26年来发生的最重大的一次变化:由外资独家变为中外合资。

事实上,在三星产险之前,已有安联财险走了同样的转型之路,引入京东等股东,由独资变为合资。2020年3月,韩国现代集团旗下的现代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下称“现代财险”),获批引入联想控股以及滴滴出行全资子公司迪润(天津) 科技有限公司等中资股东,亦是走的独资变合资之路。

三星产险公告显示,11月20日,三星产险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增资提案。三天后,三星火灾保险批准了该提案。

对于近来互联网巨头们为何收购业务体量并不大的外资财险公司,爱保科技战略部负责人甘玉涛认为,从目前的监管方向来看,对于机构持牌、人员持证是刚性要求,而国内的保险牌照属于稀缺资源。目前这些互联网公司积累了海量的客户和数据,保险业属于比较容易变现的朝阳产业,在这里跑马圈地不言而喻。

变身之后的安联财险和现代财险,借助于中方新股东之力,确立了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科技驱动型财险公司的模式转型,其中安联财险无论是保费规模还是盈利情况皆有显著变化。三星产险也会复制出这样的成功范本吗?

互联网+保险:

场景金融战事升温

近些年来,BATJ大科技平台公司对保险牌照热情日涨,以平安集团为代表的大金融机构持续加码保险科技,共同营造了场景金融战事升温。

华创证券报告认为,腾讯金融业务在第一阶段主要以支付平台的形象切入市场,扩展应用场景,积累了用户和用户数据,具备了金融链接和触达用户的能力。在第二阶段则通过进入更多金融场景,打通与金融业务之间的连接通道,完成在金融领域的布局,那么到了第三阶段,作为金融科技平台,其将走向科技赋能模式多元化场景应用。

一位保险科技人士表示,以中国平安为代表的金融机构与BATJ在保险科技的路径各有不同,“+互联网”与“互联网+”是不同的逻辑,而这种逻辑原点的不同,使得其对于保险科技以及对场景金融的理解与应用亦各有不同。

“在哪个场景下可以提供什么样的金融服务或提供什么样的生活服务,将会是当下及未来业界争夺的焦点。”一位金融科技资深人士表示。

截至目前,腾讯保险版图已涵盖腾诺保险经纪、微民保险代理、众安在线、和泰人寿、香港BLUE和水滴互助,如加之三星财险,以及腾讯意向中的再保险牌照,其在短短数年间,已迅速凑齐了几乎所有的保险牌照,在目前BATJ中,属于保险牌照门类最全的一家。

成为保险公司话事人后,BATJ们将如何在传统保险公司中发挥其作为科技公司的优势?

对于京东安联的发展路径和模式,京东安联CEO徐春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京东安联想探索的是成为第三代互联网保险公司,通过在商业场景中沉浸式模式,形成一个保险服务的生态和服务链,产生线上和线下的生态化结合,从而彻底改变保险原有的逻辑和业态。”

经过京东“改造”过的京东安联,已颇具互联网企业的风格,比如,其员工构成中约有四成是技术人员,管理模式则采用“大中台、小前台”,而这一点恰恰与传统保险公司相反。

经历了京东入股、更名后的京东安联财险,在京东加持下,迅速开启升级模式。相关数据显示,“变身”首年,京东安联财险的保费收入一跃增至12.4亿元,2019年进一步增至25.3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04%,彼时按京东安联的说法,“相当于用一年时间再造了一个原安联财险”。

引入蚂蚁集团作为控股股东的国泰财险,也同样开启了科技转型之路。

根据国泰财险对外描述,其重点拓展电商场景保险、支付场景保险、意外险和健康险等互联网保险领域,完成了传统保险公司的转型,并形成全新的发展模式。2019年,在蚂蚁集团入主约四年后首次实现盈利。

目前,国泰财险的业务分为机构传统业务、股东场景业务和互联网新生业务等三大类。根据蚂蚁招股书,2019年蚂蚁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375亿元中,国泰产险的保费收入为48.24亿元。

刚刚引入滴滴出行作为新股东的现代财险,除了邀得深耕保险电商领域多年的人保财险电子商务中心原总经理蒋新伟出任总裁,也已启动转型之路,声称将聚焦于出行生态,将其打造成为创新型保险公司。

一位与滴滴出行有过合作的保险公司人士表示,在出行领域具备了一定的技术、数据及场景优势的滴滴出行,一直有意进军保险业。此前除了与中国人寿、中国人保等保险公司开展业务合作,还一直在探索UBI(Usage-based insurance,即一种以量定费模式)保险产品。如今参股同样有车企股东背景的现代财险,将为其探索和落地UBI提供了现实可能性。

现代财险在其官网称,将针对新能源电动汽车、网约车、分时租赁、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等新型出行模式,探索相应的保险产品与服务,并创新维修理赔服务模式。

在腾讯入股的两家内地保险公司中,和泰人寿虽然确立了互联网保险发展模式,探索产品及销售经营模式互联网化,以及互联网场景保险。不过,从其目前的数据和发展情况显示,其互联网保险之路差强人意。

一个原因或许在于,和泰人寿的总部位于山东济南,其当地的互联网发展环境难以与北上广或深圳相比。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表示,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腾讯在和泰人寿中虽为并列大股东,但持股比例不足以成为真正话事人,其战略可能也难以更好地落地。“在三星产险里,腾讯可能将能够更好地落实其发展战略。”

从目前三星产险的业务结构来看,其目前在互联网保险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未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展开合作,互联网新型产品仅有车险一类,且主要通过自家官网销售。一位保险科技人士预测,正式入股三星产险后,或许三星产险将借助微保等平台,会在目前大热的健康险领域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在这批外资财险公司变身互联网系险企之前,亦曾有数个外资寿险公司变身为银行系险企,借助股东之力开启了变身之路,其银保渠道的保费规模一骑绝尘。如今互联网系险企能否复制这样的成功模式?

甘玉涛认为,银保系保险公司倚靠银行股东的强大资源和渠道优势的转型,实际上是行业规模导向的成功或称作银行渠道的成功,“银行特定场景确实从规模上给保险这个低频的产品带来很大变化”。

但是从运营的角度来看,这些银行系股东的集团内部协同问题很突出,考验着股东的顶层的整合协同能力。“这些互联网系保险公司也应该会遵从于这个逻辑。”甘玉涛表示。在其看来,一家新型保险公司的成功,有个好的金主爸爸固然重要,但是对其自身优势场景的理解能力,对其数据的挖掘分析能力以及对客户需求的细分理解也很重要。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财经五月花”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腾讯顶格收购三星产险股权,BATJ如何打赢保险科技下半场

财经五月花

聚焦金融前沿,探知资本真相。

32篇

文章

1.3万

总阅读量

特殊资产行业交流群
厂家证券
推荐专栏
更多>>
  • 投拓江湖
    投拓江湖

    本号每篇文章都是干货满满。作者资深十强地产投拓总监,十余年头投拓实战经验,坚持原创文章,矢志成为投拓人喜爱的公众号。长期发布:1、投拓政策、干货;2、投拓经验;3、地产行业风向;4、地产新鲜知识、新闻动态;微信号: TT707276146

  • 陌爷地产圈
    陌爷地产圈

    欢迎关注最实操的陌爷地产圈技术交流、资源对接、人脉拓展!

  • 北京法拍房资讯
    北京法拍房资讯

    关注"鲸拍房"可查看全国所有法拍房信息!可查看【法院拍卖公告】【历史成交记录】【成功交付案例】【新出法拍房源】【法拍房专业知识】【拍卖全部流程】,定期举办法拍房讲座,可提供法拍房深入调查报告!

  • 国朝说
    国朝说

    关注信托,关注风险!

  • 知信律师事务所
    知信律师事务所

    让每一个企业都平等便捷地获得优质法律服务

  • 敲响法槌
    敲响法槌

    致力于法律服务,案事件研究。(公众号ID:qiao18305313373)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