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城丨错的时间对的人

地产三哥 地产三哥
2021-12-31 10:01 1351 0 0
2020年9月9日,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泰康人寿、泰康养老以每股6.09元受让了13.53%的阳光城股份,转让价款33.78亿元(含税)

作者:地产三哥

来源:地产三哥(ID:dichansange)

一、泰康转让阳光城股权:一年牵着手走散

2020年9月9日,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泰康人寿、泰康养老以每股6.09元受让了13.53%的阳光城股份,转让价款33.78亿元(含税)。

2021年12月27日,阳光城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泰康人寿、泰康养老以3.05元/股价格将持有的阳光城的7.41%(4.46%、2.95%)的股份转让给沧州泰禾新材,此外,当日,泰康养老通过大宗交易减持2.0%。

本次,泰康合计以3.05元/股的价格减持9.41%的阳光城股份。

从6.09元/股到3.05元/股,泰康从战略入股到部分转让退出,实际形成亏损9.29亿元,另有账面浮亏7.57亿元。

泰康对阳光城的犹疑早在阳光城第三季度报告发布时已经公开。

来自泰康集团的两名董事陈奕伦、姜佳立先生对阳光城的《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投了反对票,理由为:对于公司三季度所表现的公司经营恶化,需要得到管理层合理解释。

陈先生是泰康集团投资管理部总经理,于本次股权转让前、12月20日辞任阳光城董事。姜先生是泰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不动产股权投资部总监。

平安入股华夏幸福的车辙在前,泰康有教训可以汲取:不能因为战略投资成为二股东了,就被套牢而陷得更深。

2020年底华夏幸福出现资金链问题,2021年2月4日的平安集团业绩线上发布会上,平安管理层说:华夏幸福在平安集团的风险敞口约540亿,其中股权投资180亿,表内债券投资360亿。

另一个案例,8月份以来,华人置业的刘銮雄连续抛售、并拟清仓其持有的恒大股票,浮亏百亿元左右。

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断腕时就断腕。

一个巧合的细节挺有趣:

泰康去年入股阳光城的公告时间是9月9日。泰康今年转让部分阳光城股权的时间是12月27日,之前一天是12月26日,周日。

9月9日和12月26日是很有代表性的日子,尤其是对于泰康来说。

二、朱荣斌割肉:四年差一步美满

同样的事情,阳光城执行董事长朱荣斌先生也在做。

2021年12月22日朱荣斌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持有的阳光城无限售条件流通股454.61万股,减持价格为每股3.3元。本次减持只占其个人持股的22%;减持后,朱荣斌持股仍有1567万股。

这样的现象,在今年的地产行业并不少见。8月份,恒大的多位高管如夏海钧、黄贤贵、史俊平均大宗出售其所持的恒大系股票。

2017-2018年,朱荣斌先生作为高级职业经理人、阳光城的日常负责人,个人斥资一亿元增持公司股票,持股价格在6-7元/股左右,今日算来,浮亏也在50%左右。

一切也是有信号的。

10月份阳光城流动性紧张公开之前,阳光城进行了一场组织架构调整,之前由朱荣斌负责的日常事务变为由新提拔的执行总裁徐国宏负责。

阳光城不可谓不努力。

2017年之后,朱荣斌、吴建斌相继加盟,在持续增长的基础上稳住了负债、调整了杠杆。尤其是2020年泰康入股,本以为这是一次明显的长期增信措施,阳光城的负债结构将持续优化:

就像2015年的碧桂园一样,2015年4月,平安入股碧桂园,持股比例9.9%,这对碧桂园的增信效果显著。

假如泰康和阳光城的故事也发生在五年之前,也许会是不一样的结局。这五年发生了很多:

2015年,住户部门存款55.19万亿元,中长期长期贷款53.9万亿元,存贷两比1.024;

2020年,住户部门存款93.4万亿元,中长期贷款为113.8万亿元,存贷两比0.821。

房地产去库存、信用扩张、居民杠杆芝麻开花。

错的时间对的人,刻舟难以求剑。

笔者认为:

对阳光城来说,“双斌”一定是对的人,否则阳光城的问题会暴露的更早。只可惜,还是没跑得过时间。

泰康也是对的人,但现在看来,肯定是错的时间。

三、沧州泰禾新材:谁的马甲?

泰康去年入股阳光城的时候,双方曾经有十年之约,阳光城集团大股东——阳光集团做出了利润增长率和最低利润额的业绩承诺。约定:

若业绩承诺未达成,阳光集团需要现金补偿给上市公司。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合并持股低于9%,上述业绩承诺事项由各方另行协商并及时披露。

本次股权转让之后,泰康人寿持股比例为3.99%,泰康养老不再持股。

看起来,这份业绩承诺将不再有效。

本次泰康转让阳光城7.41%股权的受让方——沧州泰禾新材是一家背景几乎空白的公司。它会是谁的马甲呢?

归谬法做个推测:

如果是泰康的,那说明泰康在帮阳光城减压:卸去业绩对赌的压力。但这几乎没有可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如此泰康怎么向自己的股东交待?

如果是林腾蛟先生的,那此次接盘可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目前的状态下,多笔美元债券展期的阳光集团资金不会宽裕。但能以一半的价格买回股份,看这个账怎么算了。

如果是第三方的,第三方会是谁呢?这个第三方一定对阳光城集团很了解。最了解阳光城的人之一——朱荣斌先生都在抛售。如果是具备实力和动机的真正的第三方,笔者以为市场上有比阳光城更好的、甚至好很多的投资标的。

个人推测,沧州泰禾新材应该还是腾蛟先生的马甲。

泰康和朱荣斌的撤退关乎阳光城眼下的大局,其余都无关大局。

最后

从股价来看,泰康亏了、朱荣斌也亏了,之前为了债务展期的增信,“老板(林腾蛟)压上了个人全部身家”。

这让笔者想起一个鲁迅文章中的一个有趣的故事:

“某朝某帝的时候,宫女们多数生了病,总是医不好。最后来了一个名医,开出神方道:壮汉若干名。皇帝没有法,只得照他办。若干天之后,自去察看时,宫女们果然个个神采焕发了,却另有许多瘦得不像人样的男人,拜服在地上。皇帝吃了一惊,问这是什么呢?宫女们嗫嚅的答道:是药渣。”

宏观来看,药不能停。

三天补剂,两天泄剂。

所以,遍地药渣。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本文由“地产三哥”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阳光城丨错的时间对的人

地产三哥

讲述房地产企业台前幕后的故事。

66篇

文章

9.9万

总阅读量

特殊资产行业交流群
推荐专栏
更多>>
  • 王洋
  • 张莉
  • 敲响法槌
    敲响法槌

    致力于法律服务,案事件研究。(公众号ID:qiao18305313373)

  • VirtualEstate
    VirtualEstate

    聊聊国外的地产市场、建筑信息、地产科技

  • 北京不良资产催收律师
    北京不良资产催收律师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成亮,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2015年开始执业,主要业务方向:不良资产,企业集团风险管控,投融资顾问,常年法律顾问。累计为客户催收回款超过2亿元人民币,处理债务纠纷超过五亿元人民币,免除债务超过一千五百万元人民币。

  • 负险不彬
    负险不彬

    王彬:法学博士、公司律师。 在娱乐满屏的年代,我们只做金融那点儿专业的事儿。微信号: fuxianbubin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