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238 篇
文章
金融审判研究院
157017 次
总阅读

金融审判研究院

山东蓝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最高院:担保函中的意思表示不具体、不特定,不承担担保责任!

最高院:担保函中的意思表示不具体、不特定,不承担担保责任!

若《担保函》中措辞为“我公司愿意为下属各家子公司在与贵行的业务中提供无条件担保,并愿意积极配合贵行完成各项业务”,但对“业务”的具体内容及范围并未进一步具体特定的,该《担保函》并不能具备担保法意义上的担保书的法律效力,《担保函》的出具主体并不承担担保责任。
最高院:租赁事实被异议裁定否认,承租人应提异议之诉而非复议!

最高院:租赁事实被异议裁定否认,承租人应提异议之诉而非复议!

法院对房屋出租人名下案涉房屋强制执行,案外人以被执行房屋的承租人身份向法院提交房屋租赁合同,执行法院尽管认可案涉租赁关系的真实性,但是否认租赁合同的签订时间在抵押登记之前的,案外人有权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如果被驳回后有权向法院提起案外人异议之诉。
最高院:融资租赁合同性质被否认,不影响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

最高院:融资租赁合同性质被否认,不影响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

承租人与出租人之间签订“售后回租型”融资租赁合同,即承租人将其自有物出卖给出租人,再将租赁物从出租人处租回。只要担保人明知所担保的主债权为承租人为该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租金支付义务的,则该融资租赁合同在性质上无论是被法院认定为融资租赁合同,还是民间借贷合同,担保人都应当承担相应担保责任。
最高院: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贷中,扣收手续费认定为“砍头息”!

最高院: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贷中,扣收手续费认定为“砍头息”!

承租人与出租人签订“售后回租型”融资租赁合同,后双方对案涉融资租赁合同性质产生争议,但出租人并没有相关证据可证明案涉租赁物已特定化的,应当认定案涉租赁物实际上并不存在,案涉租赁合同实际上应属民间借贷合同,对于出租人预先扣除的所谓“租赁手续费”、“租赁保证金”应视为“砍头息”,应以实际交付金额作为出借金额。
最高院:可对抗执行的实体权益人,在破产程序中得以行使取回权!

最高院:可对抗执行的实体权益人,在破产程序中得以行使取回权!

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程序后,符合《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第二十八规定的不动产应认定为系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无过错的不动产买受人可以向管理人主张行使取回权,管理人不予认可的,权利人得以债务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行使取回权。
最高院:开发商虽破产,仍应为已支付购房款的消费者办理过户登记!

最高院:开发商虽破产,仍应为已支付购房款的消费者办理过户登记!

购房消费者向开发商购买商品性住房并已经支付全部价款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在案涉房屋还未办理过户登记的情况下,虽然案涉房屋仍属于开发商的破产财产,但基于购房消费者就所购商品房对出卖人享有的特殊债权,要求破产管理人继续履行购房合同并为购房消费者办理过户登记的,法院予以支持。
最高院:判定配合过户的裁定,不属具有直接变更物权关系的文书!

最高院:判定配合过户的裁定,不属具有直接变更物权关系的文书!

执行法院债权人强制执行申请,裁定“将债务人所有的案涉房屋过户给债权人,相关手续由双方自行办理”,之后双方一直未办理过户登记,在债务人之后进入破产清算情况下,债权人要求针对该房屋行使取回权的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院:旧贷并入最高额保证未明确含罚息复利,对此不承担责任!

最高院:旧贷并入最高额保证未明确含罚息复利,对此不承担责任!

保证人与债权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将债权人与债务人在本保证合同生效之前已存在的“旧贷”本金转入最高额保证担保范围,但未明确约定保证人对旧贷的罚息、复利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仅对“旧贷”的本金承担保证责任。
最高院:流拍拒绝接受抵债资产的,之后迟延履行利息要酌情计算!

最高院:流拍拒绝接受抵债资产的,之后迟延履行利息要酌情计算!

被执行人名下全部财产被法院拍卖执行,经过三次拍卖均以流拍结束,而债权人又不接受以物抵债,即使被执行人名下已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作出终本执行裁定后,仍需酌情计算被执行人应支付的迟延履行利息。
最高院:债权人在抵押财产两次流拍后拒绝抵债,不影响申请拍卖债务人其他财产!

最高院:债权人在抵押财产两次流拍后拒绝抵债,不影响申请拍卖债务人其他财产!

债务人无力清偿到期贷款,债权人可申请法院查封债务人提供担保的抵押财产及其他属于债务人名下但未被抵押的财产,在债权人申请法院拍卖案涉抵押财产两次流拍后又不愿意接受以物抵债的,当然可以重新申请法院拍卖被查封的其他属于债务人名下但未被抵押的财产。
最高院:在债务人重整中申报债权不影响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

最高院:在债务人重整中申报债权不影响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

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重整程序中已经申报了债权,在破产重整程序尚未终结情况下又起诉至法院要求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的,因债权人起诉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与申报债权并不冲突,法院对其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最高院:债权人在借款人破产中申报债权的,判定担保人责任应刨除破产中可能的受偿!(系列观点之一)

最高院:债权人在借款人破产中申报债权的,判定担保人责任应刨除破产中可能的受偿!(系列观点之一)

债权人已经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申报了债权,在破产重整程序处于执行阶段时又向法院起诉要求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的,法院对其要求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能予以支持,法院仅在债权人就债务人破产重整程序中未受清偿部分判令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最高院:婚内单方举债放贷营利,配偶一方无证据证明大额财产来源,推定夫妻共同债务!

最高院:婚内单方举债放贷营利,配偶一方无证据证明大额财产来源,推定夫妻共同债务!

债权人可初步举证证明案涉借款用于夫妻中负债一方生产经营,且夫妻间有大额共同财产,但夫妻中非负债一方不能进一步举证证明夫妻中负债一方有其他收入来源或者自身有其他收入来源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应认定债权人的主张成立,即案涉债务系夫妻共同债务。
最高院:受托人未尽职履行股权代持义务,判定向投资人返还投资款!

最高院:受托人未尽职履行股权代持义务,判定向投资人返还投资款!

委托人与受托人签订股权代持投资协议,但受托人在未与目标公司及其股东签订投资协议即向该公司转款,并且在转款后也一直未督促目标公司进行工商登记变更,也从未参加目标公司股东会和董事会,对目标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状况毫不知情的,应当认定委托人的投资目的未能实现。在委托人选择解除合同并要求受托人返还投资款及赔偿相应损失的,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院:买房改建行为虽违法,但改建人可依据因改建增加的赔偿权益对抗执行!

最高院:买房改建行为虽违法,但改建人可依据因改建增加的赔偿权益对抗执行!

实际建造人在取得原房屋产权人同意,但未取得合法建房手续情形下,对案涉房屋进行了扩建改建,后该房屋被列入拆迁补偿范围,但因原房屋产权人对外负债导致该房屋补偿款被查封,实际建造人虽未取得合法手续但以其对扩建改建部分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排除对应部分拆迁补偿款执行的,法院仍应予支持。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客服联系
我们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