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175 篇
文章
金融审判研究院
65257 次
总阅读

金融审判研究院

山东蓝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最高院: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标的物,不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审查范畴!

最高院: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标的物,不是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审查范畴!

执行异议之诉对案外人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问题进行审理,确认案外人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情况下,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对于申请执行人有无权利申请执行该执行标的,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
最高院:保证合同中同时约定“连带保证”和“差额代偿”,视为连带保证!

最高院:保证合同中同时约定“连带保证”和“差额代偿”,视为连带保证!

保证人与债权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后,双方又在协议中同时约定“贷款到期后,借款人如不能按期偿还本息,或处理抵押资产后仍不能全额偿还贷款本息,差额部分由保证人先行代偿”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的,应认定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最高院:不能按期履行 & 不能履行 = 连带保证 & 一般保证 ?

最高院:不能按期履行 & 不能履行 = 连带保证 & 一般保证 ?

本案保证人承诺在债务人“不能按期履行债务”前提下承担保证责任的,与担保法第十七条所规定一般保证中的在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前提下承担保证责任情形并不一致。因此,在债权人要求本案保证人承担还款责任的,其并不享有对债权人的先诉抗辩权。
最高院:经查实被执行人借用他人账户存款,应推进执行,名义开户人对抗不予支持!

最高院:经查实被执行人借用他人账户存款,应推进执行,名义开户人对抗不予支持!

执行异议之诉中,不能仅以案涉账户登记就认定登记人为该账户权利人,还应根据案涉账户的设立、使用及资金收支情况,认定实际权利人。在此情况下,若被执行人为实际权利人,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法院对该账户内资金强制执行。
最高院: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出确认对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股权享有实体权利的,应当予以审查并作出判定!

最高院: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出确认对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股权享有实体权利的,应当予以审查并作出判定!

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不能在一个案件中合并审理,系审理大多数民事案件的一般性规则,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理程序为特殊性规则。无论案外人是否对执行标的提出确权的诉讼请求,审查实体权利的归属和性质,都是判断能否排除执行的前提和基础,如果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应当进行审理,且一并作出裁判。
最高院:混合担保中,保证人承诺任何情形下都承担担保责任的,以债权人放弃物保主张免责不予支持!

最高院:混合担保中,保证人承诺任何情形下都承担担保责任的,以债权人放弃物保主张免责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当事人约定在任何情形下担保人都应当承担担保责任的,属于《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句规定的约定明确的情形,这样理解该规定的含义,符合社会上普通人的正常认知,属于常识,应无疑问。
最高院:债权人虽与保证人约定可先于物保行权,绕开物保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仍不予支持(有质疑)!

最高院:债权人虽与保证人约定可先于物保行权,绕开物保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仍不予支持(有质疑)!

混合担保中,尽管《保证合同》约定:“当债务人未履行债务时,无论债权人对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是否拥有其他担保,债权人有权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但该约定仅是关于实现保证债权的约定而非实现担保物权的约定,债权人绕开物保直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院:债权人不依约设定债务人物保,有信赖利益的保证人免责!

最高院:债权人不依约设定债务人物保,有信赖利益的保证人免责!

若保证人是在得知债务人与债权人已签订质押合同的情况下才为该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且保证合同中并未对债权实现顺序进行约定),但事后债权人并未要求债务人交付质押物导致质权未设立的,应当认定保证人享有顺位信赖利益,其有权在质权不能设立价值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最高院:物保设立不能推定,未能设立不推定放弃,保证人不免责!

最高院:物保设立不能推定,未能设立不推定放弃,保证人不免责!

债务人与债权人签订动产质押合同,但此后并未将质押物交付给债权人。后债权人绕过债务人而直接向保证人主张保证责任,保证人以“动产质押虽未设立,但可构成动产抵押”的理由主张自己应在债权人放弃担保物价值范围内进行进行免责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院:房地产尚未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法院查明被执行人买受事实并落实付清转让价款的,可以采取查封措施!

最高院:房地产尚未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法院查明被执行人买受事实并落实付清转让价款的,可以采取查封措施!

查封法院查明涉案房地产虽然没有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但登记名义人已将该财产转让给被执行人,复议高院进一步查明登记名义人表示被执行人已按照买卖合同付清款项。因此查封法院对涉案房产采取查封措施,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的相关规定。
最高院:条件成就抵押人怠于办理本抵押,权利人仍应享有优先权!

最高院:条件成就抵押人怠于办理本抵押,权利人仍应享有优先权!

借款人为购置房屋向银行借款,约定以其购买的房屋抵押给银行,并办理抵押预告登记,房屋具备办理产权登记条件后,因借款人怠于办理案涉房屋的产权证,预告登记不因超过法定期限而失效,法院可确认预告抵押登记权利人享有优先受偿权。
最高院:预告抵押登记不能对抗执行,且应视情形判断有无优先权!

最高院:预告抵押登记不能对抗执行,且应视情形判断有无优先权!

债权人申请法院对抵押权预告登记的义务人强制执行的,抵押权预告登记权利人并不享有足以阻却执行的实体权利。并且,在抵押权预告登记权利人未提供证据证明“已经具备完成本登记条件”的情况下,其在参与分配中对于执行物也并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最高院:案外人对刑事裁判所认定赃物主张实体权利对抗执行的,可裁定驳回并告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救济!

最高院:案外人对刑事裁判所认定赃物主张实体权利对抗执行的,可裁定驳回并告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救济!

在法院对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追缴执行过程中,案外人主张执行依据的刑事判决中已认定的赃物实际为自己所有,请求法院中止执行的,法院认为无法转交刑事审判机关裁定更正的,应驳回该案外人执行异议并告知该案外人应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寻求救济。
最高院:借贷双方隐瞒事实告知担保人虚假借款用途,构成串通骗保,担保人免责!

最高院:借贷双方隐瞒事实告知担保人虚假借款用途,构成串通骗保,担保人免责!

银行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并在合同中写明借款用途为购买桨板,但借贷双方真实目的并非购买桨板。双方隐藏的真实目的虽没有实现,且借款人提前归还了部分款项,但剩余款项也未能被证明用于合同约定的购买桨板目的,担保人对全部借款免除担保责任。
最高院:评估机构对房产证真伪无专业核查义务,无赔偿责任!

最高院:评估机构对房产证真伪无专业核查义务,无赔偿责任!

抵押权人委托房地产咨询估价公司对即将接受抵押的房产进行价格评估,虽然该公司在评估时并未发现虚假房产证问题,但核实房地产资料、权属的真实性不具有专业性要求,也不属于估价业务范围,对于抵押权人因房产证虚假所造成损失,该咨询估价公司并不承担赔偿责任。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