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214 篇
文章
金融审判研究院
100236 次
总阅读

金融审判研究院

山东蓝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审判方向,思考诉讼策略

最高院:诉讼中保全被告对第三人的债权,第三人未复议,不能以此推定第三人认可债务真实性!

最高院:诉讼中保全被告对第三人的债权,第三人未复议,不能以此推定第三人认可债务真实性!

诉讼中,对第三人到期债权的保全裁定只是要求第三人对债务人在第三人处的到期债权不得清偿,这种协助执行义务,实际上是一种消极的不作为义务,因在此阶段第三人的财产并不会被真实处分,故第三人可能不会提出复议,但其不提出复议并不表明其认可到期债权的真实存在,执行法院不能因第三人在诉讼阶段对保全到期债权未提起复议,就推断被执行人对第三人享有的到期债权真实成立。
最高院:公司担保法定代表人签章+签字,不能仅此认定个人保证!

最高院:公司担保法定代表人签章+签字,不能仅此认定个人保证!

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在《借条》上“担保人”一栏处盖法人章,法定代表人在盖章处签章并签字,应当认为该签字行为仅是在履行法定代表人职责,无其他证据,不能认定系其个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承诺;该法定代表人的个人银行卡由公司实际控制和使用,该账户有过还款情形不足以认定法定代表人已经承担了部分保证责任,更不能因此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保证人。
最高院: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不属不可调整的专属管辖规定!

最高院: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不属不可调整的专属管辖规定!

对于债权人仅起诉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中,《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担保合同发生纠纷,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应当由担保人住所地的法院管辖”并非专属管辖的规定,合同当事人可通过约定管辖进行排除。
最高院:收益权转让方式融资业务中,第三方出具的回购承诺中带有保证含义条款,可认定系提供保证!

最高院:收益权转让方式融资业务中,第三方出具的回购承诺中带有保证含义条款,可认定系提供保证!

第三方向资金提供方出具的资产收益权回购承诺中,带有明显“保障资金安全”的担保含义,应认定其出具的资产收益权回购承诺实质系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的担保书,当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应认定保证合同成立。
最高院:营业信托中第三方回购协议无保证表述的,不认定为保证!

最高院:营业信托中第三方回购协议无保证表述的,不认定为保证!

关于资产收益权转让及回购的法律性质认定问题,笔者在专题一、二中已进行了分析。此外,此类业务中往往伴随着第三方回购、差额补足协议或其他增信措施,此类增信协议的效力和性质问题,在实务中一直存在争议。笔者结合近期的权威判例和哈尔滨会议纪要精神,对此类问题进行梳理和分析,抛砖引玉供大家讨论参考。
最高院:自身无履行意愿在先,滥用解除权规避违约责任,违背诚信原则,不予支持!

最高院:自身无履行意愿在先,滥用解除权规避违约责任,违背诚信原则,不予支持!

买受人延期支付转让价款,虽存在违约,但出卖人并未提出异议,收款后未交付买卖标的物,而是将买卖标的物另行出卖他人,且办理转移登记,阻碍生效合同的继续履行。出卖人主张买受人延迟交付,行使合同解除权,以对抗买受人要求其继续履行合同的诉讼请求,有违诚信原则,法院认定出卖人的行为不能产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果。
最高院:金融借款违约金约定折合年息不超24%,申请调低不予支持!

最高院:金融借款违约金约定折合年息不超24%,申请调低不予支持!

对于一般金融借款合同约定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总计不超过年利率24%,但借款人要求法院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及《合同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对约定违约金进行调减的,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方式的信托安排,认定为借贷关系!

最高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方式的信托安排,认定为借贷关系!

转让方与信托公司签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将其持有股权的收益权转让给信托公司并在转让期间届满后溢价回购,实际上信托公司并无买入案涉标的股权收益权并承担相应风险的真实意思,而主要目的在于收取相对固定的资金收益,该合同性质上应属借贷合同而非营业信托合同。
最高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方式的信托安排,属营业信托合同!

最高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方式的信托安排,属营业信托合同!

转让方与信托公司签订《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将其持有股权的收益权转让给信托公司并在转让期间届满后溢价回购,还约定除转让期间内因股权产生的收益都归信托公司外,转让方还应向信托公司按期支付溢价率为13%/年的溢价款。该合同性质上属营业信托合同而非借贷合同。
最高院:约定办理抵押登记合同才生效,未登记也可向抵押人主张权利!

最高院:约定办理抵押登记合同才生效,未登记也可向抵押人主张权利!

抵押人与抵押权人可在抵押合同中约定“抵押权不能的再保证”条款,即:如抵押权设立不成,抵押人承诺在抵押财产范围内对主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案因抵押人原因导致抵押权不能设立,抵押人以抵押权没有设立而拒绝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结论性观点: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结论性观点: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关于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近期在网络上流传着各种版本,争论的焦点是迟延履行期间内“分段标准”、“利率标准”和“利息的计算基数“等方面,引发争论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规定文意模糊、最高院观点冲突、理论界观点也众说不一。
最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三;非结论性观点)

最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三;非结论性观点)

关于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网络上流传着各种版本,争论的焦点是迟延履行期间内“分段标准”、“利率标准”和“利息的计算基数“”。出现这种争论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规定文意模糊、最高院观点冲突、理论界观点也众说不一。笔者针对这一争论进行系统梳理,针对典型权威判例展开详细解读并最后推出笔者总结得出的观点,供参考。
最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二;非结论性观点)

最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二;非结论性观点)

关于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网络上流传着各种版本,争论的焦点是迟延履行期间内“分段标准”、“利率标准”和“利息的计算基数“”。出现这种争论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规定文意模糊、最高院观点冲突、理论界观点也众说不一。笔者针对这一争论进行系统梳理,针对典型权威判例展开详细解读并最后推出笔者总结得出的观点,供参考。
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一;非结论性观点)

高院:判决履行期在2009年5月18日之前的案件,强制执行时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系列观点一;非结论性观点)

本文援引案例,是广东省高院于2017年12月23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案例,笔者认为该案例中的部分观点和精神有可借鉴之处。
最高院:配偶从单方经营受益,应认定为共同债务所指的共同经营!

最高院:配偶从单方经营受益,应认定为共同债务所指的共同经营!

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外负债(超出家庭日常生活范围),案涉借款用于夫妻中负债一方所经营企业,在债权人举证夫妻中非负债一方从该生产经营中收益的,应认定为夫妻共同经营所负债务,夫妻中非负债一方应对共同债务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动态

该用户还没有任何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