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转让

最高法院:虚设应收账款取得保理款,不得以账款不真实抗辩保理人!

最高法院:虚设应收账款取得保理款,不得以账款不真实抗辩保理人!

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虚构应收账款作为转让标的,与保理人订立应收账款转让合同的,应收账款债务人又以以应收账款不存在为由对抗善意保理人的,法院不予支持。
资产支持票据手册(2021年版)丨供应链ABN

资产支持票据手册(2021年版)丨供应链ABN

根据《资产支持票据业务答疑》的解释,一次注册、分期发行是ABN是常规注册机制。
ABS视界 ABS视界 2021/02/01
民法典来了,保理商如何行使双重请求权,以保证按期回款(附详细裁判规则)

民法典来了,保理商如何行使双重请求权,以保证按期回款(附详细裁判规则)

民法典来了,保理商如何行使双重请求权,以保证按期回款(附详细裁判规则)
应收账款重复转让,多个受让人存在权利冲突,哪一方受让可以优先清偿?

应收账款重复转让,多个受让人存在权利冲突,哪一方受让可以优先清偿?

应收账款重复转让,多个受让人存在权利冲突,哪一方受让可以优先清偿?
发行金额大幅下降,应收账款ABS不香了吗?

发行金额大幅下降,应收账款ABS不香了吗?

收账款ABS发行金额的下降一定以为了其他降负债工具的增长。
ABS视界 ABS视界 2020/11/24
应收账款质押,账款被法院扣划至非约定账户,不影响质权人优先权!

应收账款质押,账款被法院扣划至非约定账户,不影响质权人优先权!

在实际履行中,应收账款出质人未通知(出质人的)债务人应收账款已设立质押
依赖开发商增信的保理融资方案

依赖开发商增信的保理融资方案

由于“345”融资监管红线主要对房企的金融负债(有息负债)进行监管
西政财富 西政财富 2020/09/24
最高院:债务人的观念通知,不能认定放弃基础合同中付款条件抗辩!

最高院:债务人的观念通知,不能认定放弃基础合同中付款条件抗辩!

裁判概述应收账款债权人与债务人在基础交易合同中约定了债务人的付款条件,但并不能以此认定债务人放弃了基础交易合同项下付款条件。
最高院:保理中债务人无权以应收账款受让时审查瑕疵抗辩付款义务

最高院:保理中债务人无权以应收账款受让时审查瑕疵抗辩付款义务

应收账款债务人在该案中以“应收账款债务人接到转让通知前与应收账款债权人变更基础交易合同付款条件。
应收账款非特定化不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

应收账款非特定化不影响保理合同的效力

​近年来,商业保理实务的快速发展与商业保理法律理论的缓慢适应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审判活动(不包括商事仲裁)中的同案不同判更是严重。
齐精智 齐精智 2020/02/15
追债涉及一家银行、信托、担保和证券公司 甘孜州农信联社近2亿投资踩雷供应链金融

追债涉及一家银行、信托、担保和证券公司 甘孜州农信联社近2亿投资踩雷供应链金融

应收账款存疑、企业破产重整,甘孜州农信联社的两笔对外投资如今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9/08/01
应收账款转让因未通知债务人而对债务人不生效,保理合同的效力如何?

应收账款转让因未通知债务人而对债务人不生效,保理合同的效力如何?

保理合同中约定采用隐蔽型保理方式,在应收账款转让的事实通知债务人前,债权的转让对债务人未生效,但并不影响债权转让的效力。
最高法院:已出质的应收账款能否转让?未经质权人同意合同是否有效?(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已出质的应收账款能否转让?未经质权人同意合同是否有效?(附典型案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应收账款出质后,不得转让,但经出质人与质权人协商同意的除外。出质人转让应收账款所得的价款,应当向质权人提前清偿或者提存。该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不影响已经设立质权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合同的效力。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