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产界

微信订阅 手机访问 侵权投诉

质押合同

最高院:债权人不依约设定债务人物保,有信赖利益的保证人免责!

最高院:债权人不依约设定债务人物保,有信赖利益的保证人免责!

若保证人是在得知债务人与债权人已签订质押合同的情况下才为该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且保证合同中并未对债权实现顺序进行约定),但事后债权人并未要求债务人交付质押物导致质权未设立的,应当认定保证人享有顺位信赖利益,其有权在质权不能设立价值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最高院:物保设立不能推定,未能设立不推定放弃,保证人不免责!

最高院:物保设立不能推定,未能设立不推定放弃,保证人不免责!

债务人与债权人签订动产质押合同,但此后并未将质押物交付给债权人。后债权人绕过债务人而直接向保证人主张保证责任,保证人以“动产质押虽未设立,但可构成动产抵押”的理由主张自己应在债权人放弃担保物价值范围内进行进行免责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
公报案例:票据应当如何质押?票据上未记载“质押”字样,票据质押是否设立?

公报案例:票据应当如何质押?票据上未记载“质押”字样,票据质押是否设立?

汇票质押既可以设质背书的方式设立,也可以签订质押合同后向质权人交付票据的方式设立。根据担保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当事人以银行汇票为质押凭证,以书面形式另行设定了该汇票的质权,且得到出票银行确认的,应认定汇票的质押有效。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