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法

共同担保重点解读

共同担保重点解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实施,1995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担保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作废,有些实务问题的判决思路也发生根本变化。
刘韬 刘韬 2021/02/01
《民法典》项下债务人“借新还旧”保证人一样免除责任

《民法典》项下债务人“借新还旧”保证人一样免除责任

《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了:债务人借新还旧保证人免责,但《民法典》却没有作出明文规定。
齐精智 齐精智 2020/10/11
最高院:银行分行未经授权提供保证,若无其他无效事由,保证有效!

最高院:银行分行未经授权提供保证,若无其他无效事由,保证有效!

关于银行分支机构对外提供担保,银行是否可以依分支机构未经总部授权援引《担保法》第10条关于“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有法人书面授权的,可以在授权范围内提供保证。”
最高院:旧贷并入最高额保证未明确含罚息复利,对此不承担责任!

最高院:旧贷并入最高额保证未明确含罚息复利,对此不承担责任!

保证人与债权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将债权人与债务人在本保证合同生效之前已存在的“旧贷”本金转入最高额保证担保范围,但未明确约定保证人对旧贷的罚息、复利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仅对“旧贷”的本金承担保证责任。
最高院:在债务人重整中申报债权不影响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

最高院:在债务人重整中申报债权不影响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

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重整程序中已经申报了债权,在破产重整程序尚未终结情况下又起诉至法院要求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的,因债权人起诉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与申报债权并不冲突,法院对其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最高院: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不属不可调整的专属管辖规定!

最高院: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不属不可调整的专属管辖规定!

对于债权人仅起诉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中,《担保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担保合同发生纠纷,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应当由担保人住所地的法院管辖”并非专属管辖的规定,合同当事人可通过约定管辖进行排除。
最高院:债务人破产,保证合同无效,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赔偿责任时是否受6个月的限制?

最高院:债务人破产,保证合同无效,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赔偿责任时是否受6个月的限制?

《担保法解释》第44条第2款专门适用于债务人破产终结后债权人对其未受清偿的债权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情形,并非以担保合同是否有效为前提。换言之,不论担保合同是否有效,只要存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债权,债权人在向担保人主张债权时,均应以在债务人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为限。
保证人死亡,保证责任如何承担?(附13个典型判例)

保证人死亡,保证责任如何承担?(附13个典型判例)

当保证人是自然人时,如果保证人死亡,其遗产是否应当承担担保责任,对此问题我国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均没有相关规定,实践中,针对该问题有以下三种观点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