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异议

开发商先向银行抵押楼盘后向业主销售,开发商欠款银行不能执行业主房产

开发商先向银行抵押楼盘后向业主销售,开发商欠款银行不能执行业主房产

业主的生存权要优于银行的抵押权,银行不得执行已经出售给业主的房产。
齐精智 齐精智 2020/03/31
案外人系商品房消费者,其名下已有一套住宅提出执行异议能否成立?

案外人系商品房消费者,其名下已有一套住宅提出执行异议能否成立?

案外人为了改善居住条件从开发商处购买商品房时,基于一些原因没有将商品房办理过户登记,而开发商因借贷纠纷无法偿还债权人到期的借款而被查封登记在其名下的房产,此时案外人救济能否实现?
最高院:执行指向标的执行终结,案外人对此的执行异议即不应受理!

最高院:执行指向标的执行终结,案外人对此的执行异议即不应受理!

在执行拍卖过程中多次流拍,法院裁定将执行标的物抵债给申请执行人,抵债裁定送达则执行标的物由被申请执行人取得所有权,有关该标的物的执行程序即已经基本终结,此时案外人所提出的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法院不应受理。
最高院:执行异议指向标的物即使已经以物抵债,只要执行案未全案终结,案外人仍可提起执行异议!

最高院:执行异议指向标的物即使已经以物抵债,只要执行案未全案终结,案外人仍可提起执行异议!

法院裁定将被执行房屋抵债给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人债权未得到完全清偿,但因被执行人名下已无可供执行其他财产,法院作出终结本次执行裁定。若案外人在”以物抵债裁定“之后而在”终本执行裁定“之前主张对已抵债现有实体权益提起执行异议的,法院不得以“异议指向的执行标的已执行终结”、“其所提异议超过异议期限”为由驳回其异议。
最高院:租赁事实被异议裁定否认,承租人应提异议之诉而非复议!

最高院:租赁事实被异议裁定否认,承租人应提异议之诉而非复议!

法院对房屋出租人名下案涉房屋强制执行,案外人以被执行房屋的承租人身份向法院提交房屋租赁合同,执行法院尽管认可案涉租赁关系的真实性,但是否认租赁合同的签订时间在抵押登记之前的,案外人有权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如果被驳回后有权向法院提起案外人异议之诉。
最高院:承租人在不动产查封前存在合法书面租赁合同并占有,可对抗交付,但不可对抗拍卖!

最高院:承租人在不动产查封前存在合法书面租赁合同并占有,可对抗交付,但不可对抗拍卖!

依据《查封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被执行人在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执行标的以前出租该标的的,作为承租该执行标的的案外人的承租权这一民事权益不足以排除对该执行标的强制执行,该处“强制执行”仅指除“交付”以外的其他强制执行行为。但若被执行人不能满足《异议与复议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两个要件,不能对抗“要求交付”的强制执行。
最高院:仅对被执行人房产采取查封限制措施,未对承租人实体权利造成影响的,其异议不应支持。

最高院:仅对被执行人房产采取查封限制措施,未对承租人实体权利造成影响的,其异议不应支持。

在执行法院实际移交占有被执行人的不动产或虽未实际移交但法院采取的执行措施有此种现实风险时,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可以提出异议,阻止执行法院在租赁期内向受让人移交占有被执行的不动产,以保护其正常使用、收益租赁物的权利。但对不动产采取查封措施本身不涉及移交该不动产,也未产生将来移交的现实风险。异议人关于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租赁合同并占有使用该房产的主张无论是否成立,其解除对本案争议房产查封的请求均不能得到支持。
最高院:可对抗执行的实体权益人,在破产程序中得以行使取回权!

最高院:可对抗执行的实体权益人,在破产程序中得以行使取回权!

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程序后,符合《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第二十八规定的不动产应认定为系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无过错的不动产买受人可以向管理人主张行使取回权,管理人不予认可的,权利人得以债务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行使取回权。
破产重整惨遭“变脸”,法院是否涉嫌违法执行?

破产重整惨遭“变脸”,法院是否涉嫌违法执行?

一起抵押担保执行案引起多方争执。
来源:法制与社会网 2019/08/27
最高院:基于具有优先权的债务抵债得不动产,执行异议中认定债权人交付全部价款!

最高院:基于具有优先权的债务抵债得不动产,执行异议中认定债权人交付全部价款!

本案中,陈善红并非作为一般购房人与晓园公司订立《楼宇认购书》,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其用以抵顶房款的债权属于案涉房产项目的工程款,其原先享有的权利即具备优先性。因此,案外人以工程款抵债的应视为其已交付房屋全部价款。
最高院:明知土地被查封,与之合作开发属非善意,不能阻却执行!

最高院:明知土地被查封,与之合作开发属非善意,不能阻却执行!

案涉土地一直处于法院不间断的有效连续查封保全中,利害关系人项某某、臣某某在与启翔公司签订《房地产投资合作协议》时应当明知该土地使用权因涉案已被法院查封,尚未解除查封,且案涉土地至今仍登记在启翔公司名下,因此双方签订的协议不属不知情的善意,不能对抗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
最高院:虽有查封但无登记系统公示,案外人善意买受可对抗执行!

最高院:虽有查封但无登记系统公示,案外人善意买受可对抗执行!

被执行人房屋被法院查封后,不动产登记部门并未出现房屋被查封的公示信息,买受人基于对公示系统的信赖向被执行人购买房屋并完成过户的,构成善意取得,应认定该买受人享有足以阻却执行的实体权利。
最高法院:离婚协议关于房产分割的约定能否对抗之后产生债务的强制执行?

最高法院:离婚协议关于房产分割的约定能否对抗之后产生债务的强制执行?

判断执行异议是否成立,我国采用较高的、外观化的证明标准。而执行异议之诉的请求是否成立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综合判断,从而确定异议人的权利是否能够排除执行。
点击加载更多 加载中...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